当前位置:

章039 以牙还牙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梅素雪与乔擎枭?

    兰馨月以为自己看错了,揉了揉眼再向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那个身着暴露,正在想尽方法引诱乔擎枭的女人,真的会是那个端庄贤淑的梅素雪吗?从小在她的眼里,梅素雪美得就像天上的仙女,更是二哥心中的女神。

    她一直认为,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可能会变,但二哥与梅姐姐的爱绝对不会变。

    曾经他们的海誓山盟,曾经的一切,都那么深深地烙在彼此心间……

    还记得在月亮山那晚,她亲眼见证他们二人对着月光发誓: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!

    难道过往的一切都是假的吗?

    不,过去的一切是真的!

    如今只不过是乔擎枭和梅素雪这两人看对了眼,就迫不急待地铲除这些障碍物,兰家人就是他们第一个要灭了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馨月……”年逸墨随着兰馨月的目光望去,急忙转身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请你们让开,我根本不认识你们!”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、你……”陈木桦气得全身颤抖,恨不得将杯中酒泼在兰馨月的身上,将她泼醒。

    “木桦,别激动!”年逸墨赶紧拉着陈木桦离开,她这爆脾气一上来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木桦,逸墨,对不起!”她默默地念着,甚至不敢多看一眼两人的背影,就怕无法控制自己。乔擎枭和梅家的手段,她都见识过。以后这条通往地狱的路,她一个人走就好,绝对不会让多一个人因她而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她甚至愚蠢的想着,梅素雪是为了二哥,不得不屈服于乔擎枭。

    只要这样想,她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,仿佛那样子就能守住二哥的真爱。

    可事实摆在眼前,由不得她不承认。

    十指紧握,指甲陷入掌心,她似乎都不感觉不到疼痛。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深,这对狗男女,她一定会让他们尝尝什么叫死了比活着好。

    她再看了那两人一眼,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月儿……”拐角处突然伸出一只手,将她拉往隐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在面对他的时候,她根本不能伪装,只是被他那双清透的眼睛看着,就不得不说真话。

    他盯着她白皙的脸蛋瞧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对不起!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好好地,他老人家怎么给她道歉了,明明是她趁他不在的时间,悄悄溜回国来。

    “月儿……”

    那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,夹杂着淡淡的忧愁,他这个样子还是她不曾见过的。以前即便面对再强大的对手,他都能笑看风云。

    而此时……这个在律政界称霸称王的男人,因她而锁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他又才说道:“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两条路,你选哪一条?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她刚要回答,他又挥手制止她说下去:“算了,你心中想的什么,我还会不知道吗?最后我要提醒你的是,陷害兰局长的不是乔擎枭,而另有其人!”

    “师父,这件事情,你不要插手好不好?”这是秦川,不管是不是乔擎枭所为。她都不想其它人插手此事,不想更多的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对你说过,你有你想要追求的人,就去追,我不会干涉。”说完,他放开她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兰馨月明白,他言外之意就是他要做的事情,她也管不着。

    以前她觉得师父是个冷漠的家伙,至从遇见乔擎枭之后,她知道了有人比他老人家更冷。

    这次再见到他,她怎么又觉得他变了,变得她越来越难懂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转出身来,刚刚那里的两个人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想到那两人可能发生的事情,心还是没来由的一沉,可她不允许自己去想……

    深吸了口气,转身的同时,撞上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梅姐姐三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,脸上就火辣辣地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贱人!”

    兰馨月根本没料到梅素雪会动手打人还开口骂她,毕竟在她的心里还当她是二嫂,是二哥最爱的女人……

    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她捂着被打痛的脸,回头望向声音的发源处,正见乔擎枭以看好戏般的模样半靠在墙上,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知道对付恶人用什么方法吗?”

    她咬牙瞪他,看着她被打不帮就算了,还以这幅姿态说这样的风凉话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是我,我会比他坏十倍,百倍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她几步上前,一把抓住梅素雪的头发,在对方还来不及还手的时候,连扇了好个巴掌……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乔擎枭非常多事地帮她一巴掌一巴掌地数着。

    “这叫以其人之道,还其身之身!”从小父亲就教育她,凡事退一步海阔天空,正因为父亲报着这样的态度,最后却落得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如果她再一味的忍让,又凭什么为父亲报仇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、你这个贱人!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“梅素雪!”兰馨月握住她扬起的手,“我从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加倍奉还!”说完,她狠狠地甩开梅素雪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见惯大风大浪的梅素雪,也被兰馨月的气场所震慑。心中有口气难消,但又顾及乔擎枭的安排,终究不敢太造次。

    狠狠地瞪了兰馨月两眼,才蹬着高跟鞋离去。

    兰馨月回头,乔擎枭眸子里的戏谑已不存在,又剩下一眸子她看不懂的深沉。

    “要对付敌人,首先得对自己狠!”

    她听见他懒懒地说出这么两句话,或许他早就看穿了那些药物对她没起作用,只是不拆穿。他不拆穿,她也就装糊涂好了!

    不管他要玩什么把戏,她陪他!

    “生活中,要把身有的人都当作假想敌!”说完,他站直身,扯了扯套在身上的黑色西服,将她一人丢在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