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38 师父归来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在心里,兰馨月喊出这么这两个字,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怎么会?

    直到乔擎枭抱着她的出现,他们成了众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全场传来一阵唏嘘声,这一声有含义有很多,或许是因为乔擎枭从来不参加这样子的晚宴,又或许是因为他始终温柔地抱着自己的女人。

    才子佳人!天作一对!

    来形容他们似乎再好不过了!

    在场的有发出惊呼的,惊呼女人的美丽,感叹男人的柔情!

    总之一句话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老婆或是老公都是别人的好!

    兰馨月所有的注意放在身着白色西服的男人身上,而他仅是点头轻轻一笑,就算是和她打过招呼了。他点头的同时,她则是忙乱的别开了头,不敢再去看他那双温润的双眼。一直以来,他总是放任她去做一切想做的事情,不管事情弄得有多糟糕,都有他来替她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而这次,她哪有脸脸再见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乔司令和夫人真是好感情!”

    有人敢调侃,就证明乔擎枭今天的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她又偷偷地看了师父一眼,而他仍然笑着,笑得云淡风轻般,似乎世界上的一切一切对于他来说,都不过是过眼云烟罢了。

    乔擎枭抱着她,并未在众人的目光下停下,面是一直走一直走,走到师父的身边时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Johan,你可回来了!”

    乔擎枭说,你可回来了?难道他们认识?

    她的疑问及时得到了答复,这次回答的人是她的师父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永远是那么的温文儒雅,似乎再大的事情也不能让他有半分的情绪波动:“一晃十五年过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再踏入秦川这片土地,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。”乔擎枭的话里有几分不明意味的嘲弄。

    十五年?十五年还算快?兰馨月又不懂乔擎枭是如何的计算方法了。

    “始终有放不下的人和事,所以就凭着感觉回来了。”说这话时,师父低头看着他怀里的兰馨月,既而又是温柔一笑,“这小丫头就是一个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妻子!”乔擎枭像宣布所有权似的。

    两个大男人突然把重点转移到她的身上,让她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断然是不能与师父相认,如果认了这几天所受的一切都白白受了,如果不认,师父得有多伤心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还在美国的时候,这丫头就天天喊着在嫁给你,没想到才短短一个多月时间,她就实现了人生的梦想。”他的笑,让人如沐春风,似乎只要有他在身边,一切事情她都可以不去顾及。

    动了动嘴唇,她始终是吐出几个残忍的字来:“我想你是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而在心里,她又补充道,“师父对不起,月儿不能与你相认,你对月儿的好,月儿会记在心里,不会让你陷入这是非当中来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吧!”他语气还是那么平淡,就像他真的认错人似的,“只是有几分相似罢了!”

    他的冷漠让她心里有几分苦涩,就知道师父他老人家在生她的气,这会儿她不明原由地不与他相认,他现在更加生气了吧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对他,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,他越是笑得淡然时,就是越令人害怕的时候,往往在这个时候,他会杀敌个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辩证,他都能有力地击倒对手,最终笑傲律政界。

    师父的话不多,却句句精辟。

    他说不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,要伸手捡这个馅饼之前,一定要确认你是否有能力承受馅饼后藏着的更大阴谋。

    她是他收的第一个徒弟,唯一一个,他说也是最后一个!

    “爷爷去世你都没有回来,看来这次让你回来的事很重要!”

    “是的!”他答得很真诚,那眸光定格在她的身上,“因为有我要守护一辈子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乔擎枭拉长了声间,“是谁有那个荣幸呢?”说这话时,他不小心拉底了她的衣领,让她脖子上的吻痕不着痕迹地暴露在Johan眼前。

    但兰馨月的注意力不在这里,乔擎枭说爷爷,难道他们是……

    她又悄悄地打量着两人,轮廓有几分相似……

    “谢谢你帮我办的回国宴!”Johan举杯一笑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秦川发生的事情,不多不少他了解得差不多了,只是还是恨自己回来得晚了点。如果他没被那件事情绊住,如果他能及时回到秦川,也许一切事情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那么他就不会看到她伪装的笑容,那比她扯着嗓子哭还令人难以接受……

    可是没有或许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俩可来了!”Johan的声音高了几分,这表明他对来人的欢迎。

    “Johan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陈木桦与年逸墨的声音。

    兰馨月一愣,这一晚她的好友都来了,这乔擎枭又要搞什么明堂。

    这个晚宴,是他专门为师父设的,如果他们俩真是堂兄弟倒也不足为奇了,可刚才两人间的火药味那么重,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师父说他有想要守护一辈子的人了,可是他说这个人的时候,为什么要瞅着她呢?

    乔擎枭将她放下,作秀般地替她理了理微乱的衣衫,即而低头在她的耳边低语:“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影,她久久才回过神来,一回头便对上两双愤怒加担心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馨月!”陈木桦激动得一把抱住了她,又哭又闹,“你知不知道,你担心死我了,担心死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了!”一旁的年逸墨表情没有过份激动,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,“馨月没事就好了,没事就好了!”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担心,在看到她安然无恙时,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是谁?我不认识你们!”兰馨月知道,这样子肯定会伤了好友的心。她怎么能把他们给忘记了,可是父亲的事情还沥沥在目,她不想有更多的人因为她而受到伤害。

    这条路,让她一个人来走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!”陈木桦尖叫了声,不可思议地看着好友,“你丫的,你再胡说!”

    “木桦别激动,馨月跟我们开个玩笑呢!”年逸墨急忙劝好友,其实他心里更加害怕,却要装着一点都不担心。他认为要相信兰馨月,相信她绝对不会将他们二人忘记的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真的不认识你们!”说完,她就想逃开二人,开始搜寻着乔擎枭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不远处,她看到了乔擎枭,他的身边还多了一个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女人无比风情地缠在他的身上,而他仅是笑着……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