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37 晚宴开始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意想不到的惊喜?”

    兰馨月想了许久,也猜不到乔擎枭所指为何事?

    她不是渴望这份惊喜,心中有莫名的担忧。具体担心什么,她又说不上来,照理说他现在当她是另外一个人,应该不会为难她才对。

    透过窗户,她看到车子驶出军区范围,向市中心最繁华地带驶去,将近一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奢侈品店前停下。车子还没有停稳就有人迎接上来,亲自为她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夫人,欢迎光临!”

    兰馨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,仅是以微笑示意,随着店总经理来到贵宾专区,又有几人迎了上来:“夫人,欢迎光临!”

    结果是什么,她不用想也猜到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折腾之后,她几乎变了一个样子出现在镜子前面。

    “司令的眼光真不错,这套礼服穿在夫人身上真是实至名归。”

    兰馨月一直觉得这些店员说话从来不是发自真心,但刚刚这句话她相信了,就连她自己看着在镜子中出现的自己时,都有那么一瞬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自认为自己长得还算美丽,但绝对谈不上惊艳。

    而今天,她确实把自己给惊吓到了。

    可镜中的人儿再美,也只不过是一个复制的替身,一个玩具罢了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边请!”

    随后,她又在一群人的拥护下上了车,再经过半个小时的折腾,车子终于停了下来。她猜想应该是到达目的地了,车门被从外面打开,她正准备下车,一个健硕的身影罩住了她。

    仅停顿了半秒钟,他一抬步,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他的气息太过强烈,出于本能她往左侧靠去,妄想拉开彼此间的距离。

    车子发动引擎的时候,他一把将她拖入怀中,温热的气息就喷洒在她光滑的脖子上:“我的小乖,今天很美!”

    从那晚起,他就叫她小乖,而不是‘韩美惜’!

    她知道,他心里清楚得很,在他面前的人始终仅是个替身。

    “枭,不要不样!”她挣扎着,但由于两人力气相差悬殊,根本拿他没有办法。从他的眼神里,能看得出他的赞美是发自真心,同时也能看出他对她的渴望,更准确地说是对这具躯体的渴望。

    这就正应证了这么一句话,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!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妻子,我是你的丈夫!”他说着事实,眼里的奸邪却越来越深,低头便吻住她的脖子,重重地吮吸着,非要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,他才开心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这个时候,她应该要傻傻地窝入他的怀里才对,因为现在的她,只认得他一个人,只信任他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,尤其是乔擎枭的男人,他喜欢主导这个世界,并且有能力去主宰!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冷不丁地他又开口问道,那道目光永远是那么地幽深难测!

    “在想你说的惊喜。”知道瞒不过她,那么老实交待就是最好的办法。这个男人目的在于掌控着她,这个游戏在他没有说停止的时候,谁都不能停。

    以前,她自认为还能看懂他一些,经过这些事件之后,她觉得是自己太傻太天真,一个为了权势连命都可以不要的男人,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?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她这个替身,他要玩到何时才会喊停!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就知道了!”他盯着她瞅了一会儿,眼睛越眯越小,最后盯着她的唇瞧了半天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,他一把按住她的头,低头就吻住她的唇,咧开嘴用牙齿咬破她的唇,咬过之后再用力吮吸,非要弄得全世界的人晓得他们俩刚刚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杰作,满意地笑了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疼……”她发出一声轻喊,真要怀疑他在怀疑自己了。在这个时刻,她绝对不能前功尽弃,尽可能地表现得楚楚可怜地抿着被他咬破的唇,半张泪眼看着他,“枭……人家真的好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很喜欢的!”

    对于他的故意扭曲事实,她也无可奈何,还是非常配合地做出夸张表情,然后脸儿一红,又往他的怀里栽去。

    没多久的行程,车子再一次停了下来,这次应该是真的到达晚会的地点了。

    果然,车子一停下,车子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“司令!”

    车门一打开,齐刷刷地两排人向他们一起行军礼。

    乔擎枭先下车,回了个军礼,这才转身扶着她下车。她正迈开步子往车下迈时,他却在此时撞了一下她,害她站不稳就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吓她她惊叫的同时,他双臂一伸,拦腰将她抱起:“这么多人在看着,晚上回去……”后面的话,他故意放低了声音,摆明是给别人遐想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到底在玩什么?

    为什么她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?

    难道是自己没失忆的事情让他发现了,还是?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细想,他就抱着她,步入了一个梦幻般的世界!

    吸引住她所有目光的不是这宛若皇宫的场所,而是那里站着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当中,最吸引人的是他的儒雅,举手投足间皆带着一股浓浓的书卷气息。他戴着一副银色眼镜,唇角微微上扬,正与一名男人在谈着什么。

    而那一套白色西服套在他的身上,又将他强健的体形展现的淋漓尽致,与他的儒雅又有些背道!

    最让她过眼难忘的还是他的右手,握着酒杯的手,很明显少了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