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36 特别的惊喜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五月的春风,本该是最暖人心的,而吹到兰馨月身上,就像寒冬腊月的寒风,让她全身冰凉僵硬。至从乔擎枭离开之后,她就站在窗户前望着天空,许久许久不曾移动过一步。

    那里仿佛有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影,亲切地笑着……

    他总用最温暖人心的声音对她说:月儿,喜欢律师这个职业就去学吧,爸爸永远支持你!

    月儿,人生短短几十年,要活得快意,想做什么事情就行动起来吧!

    月儿……

    月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父亲以前说过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像化作一把利刃,一刀刀刺在她的心尖,痛得她不能呼吸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上天给她的惩罚吗?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她大喊一声,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往下滚落,撕心裂肺地喊着,“爸爸,对不起,是月儿对不起你,都是月儿的错!如果不是月儿的错爱,就不会害您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上天会原谅她,她也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是自己的愚蠢无知,才会害得父亲如此!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回国……

    如果她没有遇见那个魔鬼……

    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,那么父亲是不是还好好地活着!

    从没想过父亲的生日会变成忌日,兰家人至今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,也没有后悔药,不管她如何去做,也换不回父亲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!”再一次想起这个名字的时候,她握紧了拳头,眼里微微眯起。他曾经说过,要拉着她一起下地狱,那么她就陪他!

    一把抹干眼泪,扬起眉慢慢地笑了起来!

    还有梅祝祥宣布退婚,父亲就不会气得住院,后来的事情就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伤心的还有二哥,和二哥一样伤心的,肯定还有梅姐姐,他们俩那么深爱着对方,却受到这般的阻碍。

    “爸,你放心,女儿绝对不会让害你的人活得称心如意的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乔擎枭再一次给她购置了新的手机和电话号码,并且还在她的手机里装了窃听设备,所以这部手机除了给他打电话,她不敢再作第二用途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被困在这里,要如何才能逃出他的魔掌。

    除了让他彻底相信她彻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,暂时没有其它的办法。

    幸好这两天没再给她注射那些不知命的药物,身体也硬朗起来,在屋里行走是完全可行的。

    正看着这个电话发呆,就有电话打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看是乔擎枭三个字,指尖顿了顿,这才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晚上有个宴会,你陪我一起参加!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了,一会我派人去接你!”

    他还是如以往一般霸道说完不容她拒绝就挂掉了电话,即便面对另一个身份,他也没有给出更多的温柔,当然除了那晚。只有他嘴里喊着另一个名字的时候,才会给她无比柔情的温柔。

    去就去吧!

    她兰馨月还有什么事情好担心的。

    一会儿时间门铃就响了,看着门外的两名士兵,她更加明白他打电话来根本就不是征求她的意见,只是提前通知一声而已。

    “夫人,司令有请!”

    “我去换身衣服就来。”她再次住进这里时,他的衣柜里分了一半出来,挂上了她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有专人替夫人打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兰馨月点头应道,除了说好,她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两名士兵作了请的姿势,然后让她走在前方,两人恭敬地跟在她的身后两三步的距离,一路上不吭一声。

    一路上,碰见的人见到她的眼神都好奇怪,奇怪也就对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她是兰鹏飞的女儿,却没有一个人敢提一个字,这就是人们眼中的好奇。不仅是好奇,还有一种油然而生的恐惧吧。

    对乔擎枭这个人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有时候她不由得会去想,一个只会令人害怕的男人,有何德何能掌管秦川军区,有何德何能一步步爬上权力的最巅峰?

    然而他就是做到了,人们害怕他的同时,眼里又清楚地写着仰慕!

    曾经听人说过,能被乔擎枭看中的人,必能成为精英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也有人说,他手下的人,个个愿意为他卖命。

    这样子的一个人,必然还有她所不知道的过人之处。

    不然他是如何一步步爬上来的……

    “夫人!”卫兵向她行了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和这个小兵仅有三面之缘,她就深刻地记住了他,他年纪不大,心里还有一点点爱打不平的小英雄心情。

    她不语,点点头,回给他一个轻轻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夫人,请!”

    大门旁停着一辆加长豪华版的G军用轿车,据说这辆军车全世界只有两部,一部在美国,一部便在秦川。生产这两部车的依然是德国最大的汽车厂商。

    它有着防弹,防水,防火等多重功能,能拥有它不仅仅是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在看到这辆车的同时,兰馨月心头一沉,第一军长的位置非乔擎枭莫属了,以后他怕是更难对付。

    在士兵的拥护下,她上了车,车间像一间小小的房子,确切的说更像一个临时的指挥场所,里面设置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刚一坐稳,车子就开始滑动起来。而陪着她的两名士兵没有上车,向着车子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”开口想问,这又才迟钝的发现,驾驶室与她所处的是完全隔离的两个空间。

    这时,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!

    拿起接通,电话那边传来男人霸道的声音:“今晚我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花爷有话要说,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,算了不说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