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35 替身的疼爱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一路上,他是抱着她回家的。

    这具她想念过无数的怀抱正将体温传递给她,这双强劲有力的手臂此刻正紧紧地搂着她,仿佛她就是他最重要的宝贝。

    回到军区大院时,引来无数双注视的目光。

    兰馨月将头埋在他胸前,不抬头去看,也不多想。只要能走出那间小院子,这对于她来说,已算是庆幸!他的温柔,她更不敢去想,永远也不会再去想了!

    回到家时,他将她放下,不给她喘息的空间,就立即就打开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有好些新闻,你要多看看,对身体恢复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电视上里正重复地播放着兰鹏飞事件,他目光注视着她,一秒也不曾离开过。是不是真的忘记了过去,这条新闻就是最好的试探工具

    “父亲自杀了!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炸得兰馨月脑子里一片空白!

    不过只是一瞬间,快得他根本就发现不到什么,她笑着回望着他。那笑容好美,美得就像盛开的罂粟花,带着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贪官,这样子死了是不是太便宜他了。”最后,她给出这样子的结论。

    即便心里在滴血,她也要强迫自己笑。倘若这一刻,她稍有不对劲,就会被立即拆骨。父亲最放心不下的肯定是她,她怎么能让父亲在天堂也不能安息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他拿起遥控器,又换了一个台,里面播放的是兰鹏飞死后被鞭尸等一幕幕的惨状,“你说得对,所以市民都不愿意轻易罢休。”

    “活该!”她说得不冷不热,真像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。

    乔擎枭站起身将电视机关掉,既而凑近她,问道:“你难道一点心痛的感觉都没有吗?”他仍然在试探着她!

    “心痛?为什么?”她眨着大眼望着他,好似不解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他的笑容转瞬间变得好温柔,温柔地将她拥入怀中,“以前的事情忘记就忘记了吧,以后你的生命中只要有我就对了!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!”

    她的示爱,再度让他身子一僵,出于本能地一把将她推开。那深如寒潭的眸子,盯着那七分相似的脸庞,慢慢地开口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韩美惜啊!”

    “很好、很好很好!”他不停地重复了好几遍,像在说服自己这个答案就是自己想要听到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张脸,跟印象中的那个有些不像,又有些相像。不管她以前是谁,现在她就是那个人。盯了她许久,双唇就那样吻了上去。她的唇好冰,冰得没有一点点的温度,她不反抗也不配合,只是瞪大着双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乖,我吻你的时候,应该要闭上眼!”他狂放地啃食着她,手臂的力道大得恨不得将她揉入体内。

    她听话的闭上双眼,他的温柔对于她来说,仅是残忍无情……

    他的唇很火热,带着能灼伤人的温度,却温暖不了她那颗冰冷的心。

    他的吻越来越深,越来越炙热!而她的身子,却是越来越冰凉,不受到他一丁点的影响!

    吻过之后,他的眼里出现浓浓的情欲!

    拦腰将她抱起,直奔房间,一脚将房门踹开,无比温柔地将她置入床中,火热的身躯随后覆盖上去。他的吻细细的,充着前所未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他用尽所有挑逗的招数,逼着她跟着他一起沉沦,逼着她去享受他所给予的!

    最后一步时,他停下了攻击,嘴角噙着邪魅的微笑:“告诉我,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韩美惜!”她还是在笑,那笑里像是对他有不尽的爱,又飘渺得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他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答案,他露出满意的微笑……

    回躺下去的同时,将她搂着怀中,紧紧的卷住她,害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不见一般。

    他的吻再一次细细地落在她的额头,温柔得如同三月的细雨……

    吻够了,把身下的女人折腾得够累了,他这才满意的放开她。

    得到满足的男人,很快便睡了过去,睡着时嘴角还勾起一抹诡异难辨的笑容,如梦呓般地断断续续喊出几个字节:“这辈子,你逃不掉的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名字,兰馨月听得不清楚,也没有必要再去听清楚了。不管他喊的是谁,她的心都不会再为他而疼痛,不会,永远不会了!

    被他拥在怀里痛惜,本是这辈子最期待,最幸福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也是他毁了她的期待,毁了她的爱!

    “乔擎枭,我爱你!”在他忘情地留下自己的东西时,她说了六个字!还有‘曾经’两个字,她留在了心底,只要自己记住就好。

    是他将她最后一点的留恋给毁了!

    “乔擎枭啊,我是兰馨月,兰鹏飞是我的父亲,你知道我此刻的心有多痛吗?明知道父亲死了,我连伤心的权力都没有,还要装着毫不在乎。这一切,都是你给我的!请你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