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032 彻彻底底变成另一个她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韩美惜?”

    兰馨月一遍又一遍叫着这个名字,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这次醒来时,兰馨月知道了自己的名字,问过无数遍之后,医生终于告诉了她,她的名字叫韩美惜。乔擎枭是她的丈夫,是她最爱最爱的男人,她也是他最爱最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每想到乔擎枭这个名字的时候心就会痛了,原来她伤得这么严重,差点连她最爱的人都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可是,她住了好长一段时间,他怎么都没有来看她一次。

    难道是生她的气了?

    她又挣扎着起身,无奈全身依然无力。

    “医生,我想起来走走!”

    “你伤得很严重,司令交待过,一定要你好好休息,他回来时一定要见到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你。”医生将起身的她,又按回床上躺着,关键时刻可不能见到别人,否则这半个月的心血就白费了,也没法向司令交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他不来看我?”

    “你看你,又忘记了吧,司令天天都有来看你啊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吗?”她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,看来这脑袋真的是坏掉了,怎么把他也给忘记了。看着医生,她笑了笑,又说道,“下次他来的时候,我一定得好好地记住他长什么样子,一定要告诉他,我还是爱着他的!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有这句话,司令就开心了!”相处了半个月,她渐渐对手下的‘病人’起了怜悯之心。但是这种情绪千万不能滋生,否则她也会死得很惨。

    乔擎枭的手段有多残忍,这些年见得不少,本以为麻木了。见到一次比一次更惨的酷刑时,心底还是会升起一抹惧意。幸好,幸好,她当初选择的是秦川军区!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是想不起来以前的事,该怎么办?他会不会嫌弃我?会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事忘记就忘记吧,你只需要记住以后的事情就好了。”医生眼里还有一抹细微的光芒,这种药水是那敌军奸细所准备的,它最显著的效果就是可以将一个人彻底地变成自己的俘虏,完完全全受自己的控制。一般人只要短短一个星期就能将以前的事情完全忘记。

    而这看似柔弱的女子,却花了大半个月的时间才将过去忘掉。不管过程怎样,这辈子,她也休想想起过去的一切了!

    首都那边一次次传来令人欣喜的消息,乔擎枭正一步步爬上权力的最巅峰。这样可怕的人,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人,如此用心!

    算算时间,处理完首都那边的事情,乔擎枭该回来了。希望他看到自己的作品后,还能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医生已不给兰馨月注射药水,只是不停地给她讲解她不知道的过去,灌入全新的思想,全新的记忆,她总是眨着漂亮的双眼,对自己的过去充满好奇,似乎从未怀疑过。

    医生告诉她,从小他的父亲就出车祸死了,母亲带着她寄居到别人家里,却遭到男主人的侵犯。母亲为了保护她,委屈求全!而后事件曝光,母亲自杀生亡!

    是乔擎枭将她求了出来!爱她!疼她!保护她!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就给你讲到这里!其它的事等司令回来,他会亲自告诉你的。”她的任务就是让兰馨月彻底忘记过去,变成另外一个人。至于他们的爱情故事,就不是她一个外人能插手的了。

    目送医生离去,兰馨月那死灰般的双眼突然一亮,嘴唇勾出一个完美的弧度。

    真是想不到,自己的生世竟是那般可怜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之后,这寂静的地方更加的安静起来!

    远处的灯光将树影照射在窗外时,随着风向不停地摆动着,像极一个个来像她索命的鬼影!

    出奇的,她却一点都不害怕,在经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,她会懂得怎样去保护自己!

    这时门咯吱一声轻响,兰馨月回过头屏住了呼吸,只将眼睛留开一条细细的缝隙,悄悄看着门口处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轻轻步入屋内,他没有开灯,而是轻轻来到她的床边坐下。先是替她扯了扯被子,再替她将额头前的发丝往后掳了掳。

    紧接着,低头吻上了她的额头,慢慢地从额头到她的眼,再到她的唇。

    那吻极其温柔,像是不舍,又像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叫的是她的‘名字’,她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黑夜里,她看不清楚他的样子,他亦看不清楚她的模样!

    “枭,是你吗?”

    “嗯!是我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傻瓜,好好地怎么说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因为我差点把你给忘记了!”她一把紧握住他的手,紧紧地握着,似乎害怕他突然丢下他似的,语音里带着浓浓的可怜味道,“可以开灯让我看清楚你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久久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轻轻地笑了:“天晚了,乖乖睡觉,明天我让你看个够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她甜甜地笑着,那双眼睛在黑夜里也散发出璀璨的光芒。将他的手揣得更紧,放在自己的脸庞轻轻地抚弄着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兰馨月吗?这个名字好熟悉,好熟悉,可是我用力去想,却想不起关于这个名字的一点一滴。”虽然看不到他是什么表情,可他的手却在一瞬间抽开了。似乎这个名字就像一根毒刺,刺得他不得不抽开手。

    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!”他的声音,很温柔,很好听,尤其是这一刻醇香得像珍惜了百年的女儿红。

    “一个无关紧要的人。”她重复着他的话,呵呵地笑着,“我知道了,以后我只要记住你就好了,因为你才是我最爱的人,我也是你最爱的人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不答反问,似乎要再一次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忘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叫韩美惜!”她回答得好肯定,似乎对这个名字一点点都不怀疑。而后扬起灿烂的笑容,再一次拉环住了他的手,“韩美惜爱乔擎枭,一辈子都是!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瞬间一僵,完完全全地愣住了。听到韩美惜爱乔擎枭时,为何心里为升起自己也控制不住的慌乱感,这是多少年来从来没有过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听到她说这句话的时候,心里没有想象那般高兴。

    或许再像的替身,终究只是个替身。

    “睡吧,我明天再来看你!”再次为她盖好被子,这才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微弱的灯光从窗户照射进来,使她看清楚了他离去时的背影。高大挺拨,集所有军人的气质于一身!

    “乔擎枭!乔擎枭!”

    或许所有事情她都忘记了,但是她没有忘记他!

    这个男人,她怎么可能会忘记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