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30 利诱加威胁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……”乔擎枭像听到个天大的笑话般,张狂地笑了起起,“那与乔某有什么关系!”话里是不在意,只有那半眯起的眼睛泄露了他真实的情绪,那一丝锐利的光芒射向梅素雪。

    敢拿韩美惜来威胁他,不管是谁,他都会让她活着比死了惨!

    虽然见过无数人,也自认为早就将乔擎枭的一切了解得清清楚楚。但这一刻,梅素雪还是没来由地颤了下身子。这步棋太过冒险,然而为了梅家的兴旺却不得不做。

    他的妻子兰馨月对于他来说,什么也不是,在这场关键战役中起不到任何决定性的作用。然而,韩美惜就不同了,那可是他深爱的女人,差点就成为他妻的人。

    “乔司令如果不答应,飞机起飞后出了什么事故,可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你胆敢伤害她一根头发丝,我要你整个梅氏家族陪葬!”黑瞳瞬间凝聚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,“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我乔擎枭!”

    大掌一紧,杯子在手中碎成几块,手一扬其中一片便飞向梅素雪,不准不偏击中她的额头,鲜血破破而出,顺着她抹着厚粉的额头流下,形成几条沟状。

    梅素雪捂着额头,痛得尖叫了一声!伤并不是很严重,真正让她发出尖叫的是伤在额头,若留下疤痕,她以后出去要怎样见人。还有就是对这个男人的害怕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甚至想要起身逃跑,然而还有几只眼睛在瞧着她,使她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颤抖着声音才把后面的话说完:“在、在做这件事情之前,我、我已经试想过后果,但你又想没有想过,只要我此时有个三长两短,韩美惜将死无全尸。”

    那一声尖叫引来几人破门而入,一人叫道:“小姐!”

    在看到梅素雪受了伤,几个人掏出了枪齐齐对着乔擎枭!

    被五只枪指着,乔擎枭未显丝毫慌张,刚刚若不是他手下留情,那碎片刺中的就不仅是她的额头那般简单。梅素雪既然敢拿韩美惜来威胁他,自是作好了准备,他什么都可以赌,唯独关系到韩美惜的安全,他不敢赌。

    就如此时,几枝枪对着他的额头,他也能笑着应对。但只要关系到她的一点点事,就能让他心神不宁……

    在军中打滚多年,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兵,能爬上现在的位置,靠的不仅仅是运气!

    “我娶你!”

    这是他活了三十几年以来,唯一一次对别人提出的条件妥协。什么事他都不怕,却唯独害怕韩美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即便得不到,永远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幸福,这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在答应梅素雪条件的那一刹那,眼前还闪过那么一张笑脸。那张笑脸在眼中竟是那般模糊不清楚,他永远是透过她的脸在看另外一个女人,而忘记了,她究竟是生成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或许是在担心,将她也赶走之后,她再也见不到那张类似的脸,看不到他亲手复制的伤口,再也没有一个人愿意陪着他一起下地狱!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!”梅素雪也不笨,自然知道让他开口答应的不是这几个人拿着的这几枝枪,而是正飞在天空的韩美惜。那个女人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,还有这么一个男人,为了她,而第一次向一个女人低头。永远也不可能知道,在某个地方,还有那么一个男人在默默地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恨,她真的好恨,她梅素雪不比任何人差。

    乔擎枭爱的女人不是她!

    娶的女人也不是她!

    为了整个梅氏,为了得到这个男人,她这些已经牺牲得够多了。

    她和兰馨月同样身为女人,兰馨月就能那样轻松地活着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。而她从小就被训导,将来有一天要肩负整个梅家的重担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那一年,对这个男人一见倾心,而她却从不曾正眼瞧她。父亲为了家族,毅然地将她许配给兰立轩,那个她从来不曾爱过的男人。这些年的虚情假义,她受够了。

    而她兰馨月凭什么,就因为她张了一张与他深爱的女人有几分相似,就能成为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上天,何其不公!

    直到几人退下,梅素雪再开口说道:“兰家已身败名裂,离了兰馨月娶我对你只有好处!”

    兰馨月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女人捷足先登,毁了她十年的计划,心中的恨意就越来越浓!

    至少在家世上她赢了兰馨月,就凭这一点,她就可以将兰馨月送入地狱,永世不得翻身!

    她梅素雪倒要看看,兰家一倒,她兰馨月还有什么本事来和她抢男人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