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8 非人待遇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白色的墙,白色的床,一切都是白色的,干净得会让兰馨月误以为步入了天堂。但周围刺鼻的药水味提醒着她,她还活着,这条命虽贱却依然好好地活着。

    想起昨晚他的暴行,身体不自觉地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她该庆幸吗?

    庆幸他还舍得将她送入医院!没有眼睁睁看着她死去!

    “乔擎枭……”心里默默念着这个名字,这个自己从十三岁就扬言要嫁的男人,果真是娶了她,却又以最残忍的方式来对待她的爱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爱他,想要守护他,仅止而已!

    有时候,她甚至不懂自己是哪里惹到了他?

    还是仅仅因为她长着一张和别的女人相似的脸庞?

    纤细的指头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脸颊,如果她将这张脸给毁了,他又会做什么呢?

    会不会立即赶她走?还是因见不到心里的那张脸而发狂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她笑自己真是傻,傻到想以这样的方式去博取他的同情,希望他能改变对她的看法。

    曾经的傲气,曾经的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兰馨月,竞在短短的时间内变成了这幅模样。也难怪木桦会骂她贱骨头,骂她笨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木桦,要是让师父他老人家见到她现在这幅鬼样子,一定会跟她脱离师徒关系的。

    想到师父?想到了那个长胜将军,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事情能难得到他。只要她有事,找到他,他就一定能替她解决掉。

    因此,这些年,对他的依赖程度,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。

    只是她再没有勇气去请他帮忙!

    “你醒了!”

    淡漠的声音传来时,一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同时出现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在女人眼里,她看到的是鄙夷,就如许多次从乔擎枭眼里看到的一样。

    因想到那个男人残忍,心再一次被扯痛着,那个地方的伤口,是否还能愈合?

    不去想,不要去想!她要以自己的方式站起来,用最灿烂的笑容告诉他,她就是爱了,他能怎样?

    她勾起唇角,投给来人一个微微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医生!”

    医生如同没听到她的话一般,恶毒的言语又从嘴里说出来:“没有男人你就活不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她被说得一愣。

    紧接着女医生又说道:“明知道自己的身体有旧伤,还这样无纵欲自己!”

    这样的话虽说难听,兰馨月却感觉到那么一点点的关心。就连一个陌生的人,也能对她心生一分怜悯,而他就忍心一次又一次地伤害她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关心!”在别人面前,她始终记得要保持微笑,哪怕每笑一下,就要扯痛身体的旧伤。

    她试着起身,却全身一软,软得没有一点点力气。旧伤复发过许多次,每一次痛痛也就过去了。就算昨晚是在那样的情况下病发,也不至于此时全身酸软,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病得很重,要留下来好好休养!”医生扶着她坐好,这才转身打开医疗箱,拿出一次性针筒,吸入了几种药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了,不用打针!”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不打。”医生的语气夹杂着少许的无奈,医生的职责本是救死扶伤,而她竟然一次次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来。心里再不愿意,但也不得不做,谁叫她选择了秦川军区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兰馨月试着挣扎,却根本不是医生的对手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液体注入体内。

    “好好睡吧,一觉醒来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医生轻轻地说着,这些针药是用来对付敌军奸细的,没想有这么一天,会用在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兰馨月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,一会儿时间就要看不清眼前的人。她努力挣扎着,用尽最后的力气,问出心中的疑问:“你给我打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你,我宁愿不要知道!”

    “乔擎枭呢?我要见乔擎枭!”敢如此对待她,除了乔擎枭还能有谁。只是她从不曾料到,他会用这样子的方法来对待她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软禁?还是别有用意?

    这些她没有时间去想,只觉得头也开始昏昏沉沉,似乎整个世界都在一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陈木桦正不停地寻找着兰馨月,打她手机是关机,去到秦川军区大院却又找不到她的人。

    她借用父亲的势力,查遍整个秦川也毫无兰馨月的消息。

    今早,反贪局传出消息,关于兰鹏飞贪污受贿赂一事,正式立案。

    兰鹏飞正式被拘捕。

    兰家人因知情不报,同时被逮捕。

    兰家所有财产被查封!

    一时间,兰家成了秦川大街小巷热议的话题,各大媒体也竞相报道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到底跑去哪里了?”陈木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昨日分手时是她亲自送她回的军区大院,就一个晚上而已就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?”突然想到这个男人,身子莫名一颤。想去找她打探兰馨月的下落,却又害怕见到她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为了好友,她豁出去了!

    驾着拉风的跑车到达秦川军区时,只见一排车子整齐地驶出军区。

    她双眼一闭,深吸了口气,没作多想,便迅速下车,堵住了车队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乔擎枭!”

    车队在同一时间停下,中间一辆车的车门打开,走出来一男子。

    陈木桦认识他,他就是乔擎枭的副官!

    他走上前来,做了个请的姿势:“陈小姐,我们司令有请!”

    她怀着忐忑的心情,向乔擎枭的车子走近。每走一步,就要在心里劝自己一声,为了兰馨月,绝对不允许自己逃跑。

    “陈小姐找乔某有事?”

    他将车窗只放下了一条缝的宽度,陈木桦只能看到那一双冰冷的眸子,仅这么一眼,心里的寒意又加深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馨月在哪?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是三岁小孩,难道我还能管得了她去哪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找不到她!”一面对这个男人,她所有的勇气都急速下降,兰馨月这丫头到底是惹上怎样子一个魔鬼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小孩子玩的游戏,不该来这里问我。”说完,就要摇上车窗。

    陈木桦本能地伸出手,想要阻止,她拍打着车窗,她第一次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,我求你了,告诉我馨月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真关心她就不要去找她,这样子对谁都好!”说完,便靠回坐椅,司机也开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陈木桦跟着跑了好长一段路,也无法使男人停车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摆明知道兰馨月在哪。

    甚至极有可能是他将她给控制起来了,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