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5 出大事了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一路走出来,兰馨月就觉得气氛变得不一样了,具体是怎么了,她一时还想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馨月,你可出来了!”看到兰馨月安全走出来,陈木桦总算是松了口气。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说,就像是龙谭虎穴,说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。如果不是因为兰馨月,八台大轿抬她,也不愿意踏入这里半步。

    “木桦,你有没有觉得似乎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陈木桦左右看了一圈,再看向兰馨月:“是有一种奇怪的气氛,该不会是防止你……”她说到这里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,恨不得敲自己两下,这不成心给兰馨月添堵吗。

    “我还不至于让他如此劳师动众,估计有大事情发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先查出幕后主使,其它的事情暂时不管了!”兰馨月叹了口气,总是追在他的身后,缠着他,他会更厌烦的吧!

    “凭什么在这里查?”陈木桦还是一头雾水,不知道这丫到底用了什么方法见到乔擎枭的。

    “凭这个,军队律师工作证。”兰馨月扬了扬手中的证书,丢给好友一个灿烂的笑容,“从此刻起,我就正式正为秦川军区的一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,什么时候弄到手的?”认识这么多年,还是低估这丫头了。

    正说到此处,只见一群人从另一个方向走来,乔擎枭走在最前方,一边走着一边吩咐着什么,只见身边的人不停地点着头。

    当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,乔擎枭停了半步,侧头看了一眼兰馨月:“做为我乔擎枭的女人,自当知道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带着不容抗拒的强硬,以至于他走了许久之后,这两个女人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陈木桦以惊讶而张大的嘴,久久未能合上:“他……他……乔、乔擎枭!”

    乔擎枭这个名字,她听了不下千次,然而真正见到时,才知道闻名不如一见这个词该如何理解。

    那人似乎生来就带着王者之气,在一群人当中,由不得你的目光不被他吸引着。短短几秒钟,这人就能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就是乔擎枭——

    魔鬼一般的人物!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陈木桦出自本能地开口问道,当看到好友也是一脸疑惑时,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一群人早就看不见影子,兰馨月才深深吸了口气,他刚才那句话,摆明了是给她警告。难道他已经猜出她来秦川军区的目的?摇摇头,否定了自己的猜想,这个男人目光远大,不会将这么点小事放在心上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他就是真正的目后主宰,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!

    但是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制造这一切?不会是因为想让她乖乖留在他的身边这般简单!

    此时手机传来讯息提示音,打开一看,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:第一军长因心脏病发,抢救无效,已证实死亡!

    “掌管三军的第一军长去世了!”兰馨月不太敢相信这件事情是真的,但又不得不相信,毕竟这条信息的来源绝对的真实。第一军长突然死亡,这可是一件大事,关系全军,倘若……这后果,没有人敢去想!

    “你是说、梅临天死了?”陈木桦瞪大了双眼,似乎不太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,“馨月,谁发来的讯息,你确定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梅姐姐发来的讯息,肯定假不了。”兰馨月握紧了手中的手机,发生这样子的事情对她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当所有人的注意力全转移到这件事情上的时候,她才有更多的时间去帮助父亲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梅临天是秦川市委书记梅祝祥的亲哥哥,也就是梅素雪的亲叔叔!

    梅家三代官居重职,在官场有一句话,就是倘若得罪梅家,那就是得罪整个官家的戏言。

    但兰馨月知道这不是戏言,梅家人的行事作风她还真见过一次!

    灭门,抄家,执于死刑!

    这些仅在古时出现过的刑法,梅家人可是确确实实用过一次!

    看整个秦川军区的情况,想必乔擎枭已得知这件事情,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全军戒备。换句话说,对于第一军长这个位置,他势在必得!

    以他那样的个性,挡路者唯有一死!

    欲望能将一个人变得不再是人!

    一会儿张副官就出现在她们面前,先行了个标准的军礼,才说道:“司令吩咐,请夫人先回军区大院,工作的事情缓缓再谈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兰馨月没有问为什么,能出入乔擎枭左右的人自然不简单,问了也是白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司令交给你的东西!”张副官双手递给她一个密封着的信封,随后作了个请的姿势,“夫人,请!”

    他叫她夫人,自然是乔擎枭的意思,目的是要提醒她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如此刻意提醒,她也绝对不会做出危害他的事情来。更重要的是,她也做不出什么事情能危害到他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