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3 难忘的过往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变了,一切都变了!

    明明掌握着一方权势,明明幸福的一大家!转瞬间,几乎变成了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等着兰局长下台,等着看兰家笑话的人太多、太多……

    究竟是谁这么迫不及待,半个月时间都不愿意多等?

    兰馨月看着这布满阴霾的天空,抓紧了身上背着的大包行李。心里有些惶然不安,到底是谁提出了什么条件?

    既然从家人嘴里得不到半分消息,那么就只有靠她自己了。

    陈木桦将车开来,在她身旁停下,下车帮她一起将行李放入前面的行李箱中。

    兰馨月知道陈木桦和她一样,有好多事情想要问,却碍于她此时的心情,选择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木桦。”她抢在好友前坐进了驾驶位,“让我来驾驶!”

    “馨月,你确定?”两年前那场车祸还历历在目,这丫不会这么快就忘记教训了吧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过去的事情对我造不成任何的影响。”说话的同时,她已经发动引擎,驾着车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兰馨月侧过脸丢给好友一个灿烂的笑脸:“等一下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陈木桦嘴唇动了动,想要说什么,几经思量还是闭上了嘴。看着好友那接近完美的侧脸,脑子里闪现出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那一年,她俩刚满十八岁,正是花儿一样的年华,也是不懂得世界险恶的年龄。因为同是来自东方,同是学法律的,在纽约这座城市她们撞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更有趣的是,她们的初次相遇,夸张得像电视剧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们在银行提款,被一帮抢劫银行的歹匪挟持……

    父亲有一座巨大的商业王国,几十亿美金的身家,因此从小到大,保密措施做得相当好,从没让她在媒体前露过面。为了保证她的安全,身边总会有那么一群人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就这一次,仅有一次,她任性地一个人先跑来纽约,想提前见见自己的新学校。事情就是那么巧,唯一的这么一次就让她给遇见了劫匪!还被抓为人质!

    不知道是谁得到消息,说她们二人其中有一人是商业帝王陈光耀的女儿。

    这些人根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,为了钱,没有他们做不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眼里就能得知,他们对金钱的渴望。

    抢银行能抢得了多少,陈光耀的女儿才是真正值钱的宝贝。

    当得知他们要找陈光耀的女儿时,她心一慌,当时就吓得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令她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和她年纪差不多高,身子高高瘦瘦的女孩却轻轻地笑了起来。她看着歹徒,似乎一点点都不害怕。光是那出口的声音,也能让歹徒们畏惧三分。

    当时她就在想,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,为什么她可以不怕?后来从女孩口中得知,其实她也是非常害怕的,不过她不能因为害怕而害怕!

    “你们既然知道我爸,那你们也应该知道,钱他根本不放在眼里,你们要多少他就能给多少!倘若你们伤了我一要头发丝,那么后果……”话点到即止,往往会达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!

    几个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而后众人一致点头!没有人会怀疑说话的这个女孩不是陈光耀的女儿,因为不会有人傻傻地拿自己的性命来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安全,那么一切都好说。即便今天抢劫银行的事也可以帮你们摆平!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们怎么相信你?”为首的歹徒发话了,说话的语气也软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就在你们手上,是生是死就是你们手起刀落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商界之王的女儿,有胆识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们要的是钱,其它人对于你们来说根本不重要,多一个人就多一分累赘,干脆你们把她给放了,我跟你们走。”女孩悄悄递来一个眼神,告诉她,能走一个是一个。

    但是她才是陈光耀的女儿,是真正值钱的那个人。倘若她走了,歹徒发现真相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可这些她想归想,心里因为害怕而选择做了缩头乌龟,让那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当她的替身,替她去面临危险。后面的具体情况她不清楚了,只知道救出女孩的时候,她被刺断了一根肋骨。

    父亲有钱,替女孩做了无痕手术,可终究是治表不能治根,每逢阴雨绵绵的天气,她就会犯腰疼。但是她从来没在别人面前提过一个字,至今可能她的父母也不知道那件事情!

    女孩昏睡了几天几夜,醒来时她努力挤出一抹笑容,说的第一句话是:你还好吧!

    她当时有点懵了,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在心间流窜着,她不懂,只觉得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种伟大的情谊。从那一刻起,她就发誓,今后一定要好好守护这个女孩,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!

    她问女孩:为什么要替我?

    女孩的答案很简单:因为我是兰馨月,秦川市公安局局长的女儿,未来最出色的大律师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一句话,深深地植入了她的心中,在以后的时间,一次又一次对这个女孩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认识兰馨月整整五年,不管遇到任何事情,她都能笑着面对。

    兰馨月常说:生活就是一面镜子,你对它笑,它才会对你笑!

    如果她的生命里不曾出现过那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那么现在的她,应该坐在纽约最繁华地段的高级律师事务所里……

    想想这些,陈木桦终是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馨月啊,你就不能放弃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放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乔擎枭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放弃了啊!”她笑了笑,方向盘一转,车子驶入了秦川军区的车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去秦川军、军……”陈木桦恨不得马上抢过车子来,这丫的又要胡来了吧。就知道她这倔强的性格,没有人能改变得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是要去秦川军区。”兰馨月抿着嘴唇,始终淡淡地笑着,“不过你放心,这次我绝对不会胡来的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