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2 兰家之祸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回到兰家的住宅区时,天色已蒙蒙亮,小区的公园里已聚集了好一些人在晨练。

    兰馨月对好友陈木桦作了一个放心的手势,然后才转身往自家的方向走去。父亲身居秦川公安局局长一职,身份地位颇为尊贵,因此国家分配给他的住房环境也是非常好的。

    父亲在她的心里一直是英雄般的存在,年轻时的意气风华,年老时的沉稳大气,都是她心中最最崇拜的人物。然而始终料想不到,父亲竟会为了钱而贪脏枉法!

    身为律师,其实她比任何都要清楚,父亲做的事情一旦曝光,怎样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。

    不希望他老人家年满六十,功成身退之时还去惹上牢狱之灾。因此她要帮助父亲,一定要赶在那些证据呈到反贪局之前及时阻止。

    而乔擎枭是唯一可以帮助她,并且愿意帮助她的人,不然他不会闲着没事,提前拿了份资料把讯息透露给她知道。这两天,她跟在他的身边,也时刻关注着父亲的消息,庆幸的事,事情果然没有再发展下去。

    现在令她担心的事,昨晚离去时他说过的话,到底会有怎样的后果,她暂时不愿意去顾及!

    该来的终是躲不过……

    正想着,不远处的熟悉的身影惊慌地往另一个方向跑去……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”她还来不及叫出口,他就已经拐过弯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一大早,二哥如此神色慌张是要去哪里?

    她加快了步伐,急忙跑回家去,六点半还不到,从虚掩的大门里传出了一些吵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母亲的声音,音调有些不对……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同意这么做,月儿她是我们的女儿,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要她受半点伤害!”

    是什么事情如此严重,兰馨月出于本能地停住了脚步,静静地站立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老头子,你到是说句话!”

    听得母亲微微的抽泣声。

    在兰馨月心目中,母亲就是最完美的女人,这些年来从没见母亲掉过一滴泪,没听母亲说过一句重话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只听得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,既而说道:“月儿是我们捧在手心里的宝贝,从来没受过半点委屈。要她去做这件事,你以为我的心不痛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”母亲还想说什么,最后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听得哭声是越来越大,是由心底发出来的哀嚎。

    “爸,这件事情就让我去承担!”兰立诚站了出来,一个字一个字对父亲说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他们指定要月儿,谁也替代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身为秦川公安局局长,竟然被人牵着鼻子走,这口气他咽不下,咽不下啊。这可是他最宝贝的女儿,竟然要……只要一想到那些龌蹉的事情,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贪一时之快,惹来的灭顶之灾,竟然要让自己的女儿替自己来还!

    “爸,难道你真要将月儿……”兰立诚吼道,一掌拍在桌子上,手指捏得喀喀作响,“即便身破名裂,我也绝对不让月儿踏入这塘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做好一无所有的心理准备了吗?”兰鹏飞倒是换了个方式问,那双久经官场看过无数人的利目,正一一瞧过妻子还有儿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金钱权势没有可以再造,但是月儿只有一个!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,说得好!”兰鹏飞拍掌叫好,“我兰家你这样的儿子,我还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爸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自己去死,也绝对不让月儿受苦。”那是他的女儿啊,怎么可能为了自己的名誉将女儿给卖了。

    “月儿……”先发出惊呼的是兰立诚!

    “爸,告诉我是谁威胁你?”

    “月儿,这件事情与你无关!”兰鹏飞看着女儿,知道她算是嫁作人妇,可那个男人不是她的良人。他们劝过,可她要坚持,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父亲,你们是我最亲最爱的家人,你们的事与我无关,那么请父亲大人告诉我,什么事情才是和我有关的?”她看过父亲,再看着母亲,目光将家里三口人看了一遍之后再落到父亲身上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而已,那白发已占满了父亲整个头顶。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人将她的父亲逼成这样,她都要让那些人一一偿还!

    “月儿,如果可以,你马上飞去纽约,这一辈子都不要回来!”最后,他还是什么都不肯说。

    “大哥,告诉我,让我和你们一起承担!”她走向兰立诚,拉着他的手臂不停地摇晃,“求你了,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月儿,听爸爸的话吧,马上飞去纽约,最好永远不要再回来!”兰立诚别过头,不愿意看妹妹。

    “二哥他这么早是去哪里?”仍然没有人回答她,将她一个人孤立在心门之外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也不愿意告诉女儿吗?”母亲曾经说过,一家人最重要的是坦诚,同甘共苦,相亲相爱的。这时候母亲也不愿意让她为家里分担一点吗?

    “月儿,远离那个男人吧,趁现在还能走的时候跑得远远的,永远不要再让他找到你了。”母亲颤抖着身子,抽泣声一声大过一声。

    是什么原因让母亲一提到这个男人就害怕得全身颤抖,那是从心底深处发出来的害怕。

    乔擎枭!难道真的是他搞出来的!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可以不顾后果,就尽管下车试试看!”此时他说过的话,又从她的耳边刺过,带着致命般的魔力!

    不爱,却又不愿意放手!

    得不到,宁可毁掉!

    这才是他一惯的做法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