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1 好友相见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夜,出奇的黑!

    正准备往回走时,一辆车急驰而来,车光照射着兰馨月,让她一时无法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个急刹车,一辆最新款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停在离她一米外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上车!”一女人从车窗探出半个头来,大波浪的卷发加上一件红色外套,有说不出的复古美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回来了?”见到好友陈木桦的惊讶程度远高于这辆价值几百万的车子。陈木桦老爸的生意遍及全球,几十亿美金的身价,换车子就像换衣服试的。

    “哪来那么多废话,让你上车就上车。”陈木桦一见她这窝囊样就没好脸色地吼着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上车我就上,岂不是很没面子。”刚受了气,身为她的好友不给安慰就算了,还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觉得你还有面子吗?”陈木桦愣是白了她几眼,从鼻孔里哼出一句话来,“你好呆是秦川公安局长的千金,是唯一获得美国JE学院奖学金的东方面孔,你的师傅是Johan,你是未来的栋梁之材,竟然……竟然……”越说越头痛,说不下去了,只能使劲地拍打着自己的头。她这辈子倒了什么霉了,竟然交到这样子的损友,害她为她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千里迢迢从美国赶回来……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贱骨头,自动送上门去让人欺凌,是我不识好人心,这下你满意了吧!”兰馨月赌气扭头就走,这小妞明明就是心疼她,偏偏要摆出一幅长者的模样。她心里好多好多的委屈都找不到人诉说……

    “兰馨月你再走一步,信不信我把车开走了?”她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了五年,这丫的倔强脾气她还不了解吗?只要是她兰馨月认定了的事情,十头牛,不,是十辆火车也拉不回来!

    陈木桦开着车慢慢跟在她的身边,一边不停地唠叨着:“姑奶奶,我求求你了,别再折磨自己,上车吧!”

    “不上!”只有在好友面前,好才可以如此任性,知道陈木桦那家伙绝对不会丢下她一个人走的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,你丫的!”

    “陈木桦……”她叫着陈木桦的名字,满腔的委屈瞬间爆发,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“馨月……”陈木桦急忙下车搂着她,将自己的肩膀提供给她靠着。五年来,从来没见她掉过一滴泪,她的世界里满满的都是幸福,处处充满了阳光。拍着她的背,给予安慰,“哭吧,痛快地哭一场,哭过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木桦,你真的觉得我的选择是错的吗?”兰馨月抬起头,闪着泪眼看着好友。

    “馨月,那个男人他太过于专制,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。”这是陈木桦对乔擎枭的了解,也是一直阻止兰馨月飞蛾扑火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懂,不懂他。像他那样狂妄霸道的一个男人,年纪轻轻就立下无数军功,人生三十年一步步走来,从没有受过挫折。然而就在自己满心欢喜娶妻的时候,婚礼上新娘子弃他而去,那种打击就像晴天霹雳。他本可以强制将她留下,或有更残忍的手段。可他什么都没有做,而是选择默默地承受着这一切。这样的男人,他不是没有爱,他只是害怕再去爱,害怕再受到伤害!”她一边抹着泪,一边诉说着他的苦!

    “是,是,他有爱,可他爱的人不是你。兰馨月,清醒点吧!回国才一个多月,你看你搞成什么样子了?”还要她说多少次,这丫头才会从自己的梦中醒来。乔擎枭不会爱她,这是谁都能料想到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那次事件之后,他足足消失了大半年时间,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直到我在回国的飞机上遇见他!”她想这就是缘分吧,即便被他狠狠对待,也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消失的时候,媒体一再传言他疯了。他为爱疯,同样她兰馨月也为爱疯!只要他回头,就会看到他的身后有那么一个女人愿意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,不离不弃,永生永世!

    “真的打算回到他的身边?”陈木桦挑着眉头问,跟了她一天一夜,这一天受过的对待全被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不回了!”

    “不回?”这倒让陈木桦不适应了,这人什么时候会轻易放弃认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方法行不通,得换个!”抬头望着漆黑的天空,深深吸了口气,眼神坚定无比!

    “下一步打算怎么办?”陈木桦看着兰馨月,这个样子的她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丫头嘛!

    兰馨月先钻上车,拭去眼角最后的泪痕,笑得神秘:“我不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