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20 处处警告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从未想过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他强劲的双臂温柔地搂在怀里!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突然,兰馨月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!

    蓦地、脚下踩空,被他拦腰抱起,大步往停车的位置走去。这一刻,她窝在他的怀里,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切。或许这仅是自己编织的一个梦,待天光醒来,一切都已回到原样。

    他还是他,还是那个高高在上,目中无她的男人!

    看着他的下额,她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碰碰,甚至还想去抚摸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。其实他长得真的不帅,就是不知道怎么的,将他的这些个五观堆放在一起就极为引人注目,像一块磁铁似的吸引着她!

    “兰馨月!”突然他叫着她的名字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她还来不及反应,就被他塞入车内,快速关门。紧接着,他绕过车子前方来到驾驶座。

    在开动引擎的同时,他又说道:“听说你认识一名名叫Johan的大律师!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师父,我去到纽约一直是跟着他学习的。”对于他会这么问,她倒是一点也就惊讶,以他的势力想要知道关于她的点点滴滴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怪就怪在,与自己无关的事他从不多问,怎么会突然问起师父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有五年时间,感情一直不错!”

    “你对他似乎很感兴趣?难道你是在吃醋了”她明知道他不是在吃醋,却愿意蒙蔽自己的双眼,找个堂皇的借口说服自己,他还是在乎自己的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回问,他不置可否,非常非常难得地给她讲起一个故事。

    “在我五岁那年,不知道谁送给我一个我一点都不喜欢的洋娃娃,洋娃娃很可爱,许多小孩见了都想要。一天趁我不在,一个同龄的小男孩把我的洋娃娃拿来玩了,还给五毛钱想要买这个洋娃娃。”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,侧头看着她,语气放得很柔很柔,“你猜我最后怎么处理那洋娃娃的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喜欢,那就给他们吧!”但她知道,他肯定没有将洋娃娃让给其它小孩。就是这样从小就养成一种唯我独尊的信念,才会如此霸道。或许也只有这样性格才能一步步将他送上巅峰,一路走来,没有人是他的敌手。

    在陆空海三军中一提起乔擎枭三个字,没有人竖起大拇指,没有人不敬畏三分,一般人能做到如此吗?

    放眼三军中,现如今还真的没有任何一个人能与他并驾齐驱的。

    “最后我把那洋娃娃烧掉了!”他冷冷地哼出声来,在这黑夜里显得有几分阴森,“我告诉他们,我的东西即便我不要,别人也休想!”

    话里的警告,兰馨月不是听不明白,意外的她不并害怕,而是心疼他。那样小小的年纪,就能放出那样的狠话,他的童年究竟是怎样渡过的。今晚是他俩相处以来,他的话说得最多的一个晚上,她似乎发现这个男人的内心在向着她招手。

    正当她想再靠近他一些的时候,他却加快了车速,迅速将她甩向车门。

    摸着被磕到的脑门,她撇撇嘴,瞪了他两眼。

    “倘若再有去打扰她的念头,后果你承受不起!”他嘴里冷冰冰蹦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让她愣在当场。

    原来、原来他一直在监视着她,一直在……

    刚才还浸在蜜糖罐子里的心,一下子被丢入冰窑。

    她再一次打量着这个男人,这个变幻莫测的男人,假如今天她举手敲响了那扇门,此时会是怎样的状况?会不会断了双臂?会不会残了双脚?

    “乔擎枭!”她发疯狂般地对着他吼,也是第一次如此不顾形象,“停车!”。她不要见到这个男人,不要看见他那张脸,更不要听见他说话。从他嘴里吐出来的,没有一个字是她愿意听的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前还对她信誓旦旦地说:今后有他乔擎枭的地方,就是她的家。那甜蜜的余温还在她的心里来不及消散,他又以最恶毒的方法来刺伤她的心脏。当她兰馨月真的是好欺负的主吗?

    越是忍让,越让他将她踩在脚底下。为了那个女人,他可以不顾她的生活,抽她的血。为了那个女人,他可以警告她,不准再心生打扰之意。因为爱他,想要永久陪在他的身边,这一切的一切她都忍了。

    但是从此刻起,她再也不要这样窝囊地守在他的身边!

    突然的急刹车,让她止住了吼声,他听话停了车,真的打算将她丢下。

    她瞪了他一眼,咬着牙打开车门,下定决心不想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!”他慢吞吞地叫着她的名字,像说个玩笑似的,“你可以不顾后果,就尽管下车试试看!”

    她迈出的半条腿,因听到这句话而悬在半空中,进退两难!不用回头去看他,也知道他并不是在开玩笑。如果是以往,她定会乖乖收回脚,老老实实不敢再造次。而这一次,她定不会如了他的愿!

    果断地跳下车,她就当这是一场赌局,他与她之间总有一方会输!

    “看来不让你尝尝地狱的滋味,你就不知道现在所处在天堂!”

    在车开走的那一刹那,在她的耳边留下这么一句话,久久地回响着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