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18 胆子大了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兰馨月从来不知道乔擎枭还会有这样子温暖人心的笑容,即便还隔着好长一段距离,她似乎也能感觉到那笑容里的浓情蜜意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站在窗外,悄悄地瞅着层子里的一家三口。温柔的眸光,蕴含着浓浓的情意。或许在他的心底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对那个人说,然而个性使然,他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只在那个人的身后默默在关注着她,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,他会是第一个出现在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好长好长的时间,他只保持着同一个站姿,就那样定定地瞅着屋子里的人物,即便有人路过身旁,他也未曾发觉。眸子里的光,时而温柔、时而又带着一丝丝的愤恨、更多的还是想要走过去将那个人拥入怀中……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因看到这样子的他,兰馨月心酸得差点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她不是ai上了一个没有ai的人,谁敢说他无情无义!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兰馨月看到他向来冷漠的脸,露出难得的痛苦神色。他的手轻轻动了动,而后握紧了拳头,一会儿又松开,不停要重复着这样的动作,似在控制着什么?

    “不好!”她暗自叫道,终于看清楚他在犹豫什么?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好?”兰馨月不停要问自己,要怎样去帮他渡过这一关?

    他就像一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,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阻挡得了,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共识。如果他控制不住的自己的情感,就很有可能酿成大错。

    而这种错,这种后果,没有人可以承担得起!

    “老公,你在看什么呢?看得这么聚精会神!”她不顾后果地走了过去,挽住他的手臂。细心地发现,他全身绷得很紧,或许她再晚一两秒钟开口叫他,他就已经……

    乔擎枭闭上眼,做了个深呼吸,侧头看她时,脸色已恢复平静。甩开她的手,便扬步要走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!请等一下!”

    当他从她身边走过的时候,她叫住了他,而他难道听话地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你会试着接受我,ai我吗?”

    “无聊!”他看了她许久,吐出这么两个字来,便迈步就走。

    她紧跟在他的身后,问道:“那你愿意放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她明知道他不会回答,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这个答案他不用回答,她已经看得很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,你不敢回答,我来替你回答!”她吼得很大声,一路在他的耳边吵个不停,“那个女人她不ai你,你也没有勇气不顾一切去得到她,因为你ai她,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。所以你现在找来一个赝品,但这个赝品不会让你感觉到满足,只会让你的心越来越空,越来越想她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你敢说我说得不对吗?”她抬高了头,高傲地与他对视着。害怕吗?不怕!这才是她兰馨月骨子里的性格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惹恼我的后果是什么吗?”停步,一把揪住她的衣领,几乎将她整个身子给提起来。

    “被我说中了,你害怕了!”她看着他,眼神里不但没有怯意,反而盛满了挑衅。她知道惹怒他的后果有多惨,可她不怕,还有什么会比他不ai她,永远不会ai她这个事实更让人难以接受呢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信!”他没说完,她就接过了话,说得非常淡定,“没有任何事是你做不出来的。你现在要捏死我,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般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胆子大了!”他冷冷一笑,松手放开她。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,敢用这样瞧他的女人还真是没有,单凭这一点,他不想再为难她。

    “都是跟你学的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整理着穿在身上这套向肖想儿借来的运动服。

    “兰馨月,别以为你什么都能看懂!”而后他带着暧昧不明的语气轻缓地吐出这么几个字来,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兰馨月知道自己今天所说的话在他心目中肯定造成了不小的影响,就是不知道他会怎么做。

    ai一个人不需要理由,这一点他们俩极像,都是那么傻,傻傻地执着去追寻自己的ai。但她比他更明白,她敢大声说出来,敢跟在他的身后去追,敢问他ai不ai她?

    而他不敢,因为那个女人至始至终都不曾属于他。

    或许他ai的不是韩美惜的人,而是ai她对感情的那份执着,欣赏她那份坚强与勇敢,那份别与其它女人不同的伤。

    今天她就要去见见这位韩美惜,看看自己到底在哪里输给了她。

    看着他走远的车子,她转身往回走,以最快的速度跑到那间病房外。

    房间里传来三人的嘻笑声,温馨得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肖想儿不是说小孩伤得很重,这会儿怎么就能坐在病床上吃水果了。看来又是外人给夸大了言辞,也更证明乔擎枭有多紧张在乎这那个人,一点小小的皮外伤,也能让他那般疯狂。真不敢想象,要是事情真如说得这般严重了,他会怎样?

    她从门缝里看着这温馨的一家三口,男人坐在床边削苹果,一下喂女儿,一下子又喂给身边坐着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羽羽,张嘴!”

    小女孩马上张嘴接住父亲削成块的苹果,咬在嘴里后,嘻嘻一笑:“谢谢爸爸!”

    男人吧唧一声,在女孩额头亲了一口,然后再望向一旁的女人:“老婆,张嘴!”

    女人张嘴,接过苹果咬在嘴里,回给男人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偏心,妈妈那块比我这块大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两块一样大!”

    一直都是父女俩在说话,女人很少搭腔,只是温柔地笑着,那笑容平平淡淡的,却又装着满满的幸福。仿佛只要看着他们俩,她就是这个世间上最幸福的女子。

    那份恬静,美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。

    兰馨月举起的手终究没敲响那道门,她不忍心去打破这一屋子的幸福美好!

    这样的一名女子,她看了都忍不住想要疼惜,更何况是男人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