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17 得知为何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那装血袋子一点点涨大,饱满!

    兰馨月看到乔擎枭的眼睛都红了,当血袋被拨下的一刻,针孔还没从她的身体里拨出来,他便拿着血袋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……”兰馨月看着他消失的房门,眼睛微微闭起,唇畔扬起一抹极美丽的笑容,轻轻地叫着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太可怕了!”乔擎枭走了许久后,小护士才从嘴里低咕出内心的不满意。还没见过这么狂的男人,好像这家医院就是他开的。

    可明知道他做的全是些无理的要求,但是一干人等就是没有办法不照着他的吩咐去做。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王者之势吧,要放在古时候去,这个男人就有帝王之相。只要一个眼神,就能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好好休息会儿,有事随便叫我!”年轻的护士小姐看着兰馨月,眼里情不自尽地流露出同情。惹上这么个男人,该是有多么地可怜啊!

    一个陌生人对她还有三分怜悯,而她名义上的丈夫,却把她的命看得比什么都贱。

    兰馨月望着小护士,笑了笑,道:“护士小姐,你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吗?”真是可笑,体内流着的鲜血被抽走之后,她还要向第三者询问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护士面露难言之色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方便说,您就当我没问,谢谢你哦。”她耸耸肩,摆出一幅无所谓的表情,只是在无所谓之中又夹杂着一点点忧伤,让人看了就忍不住心疼。

    小护士想了想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,看了看房门,这才说道:“听说有一个小女孩出了车祸,伤得很严重,失血过多,命在旦夕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孩出车祸?”这跟这件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护士看了看房门,靠近兰馨月,摆出一幅神秘兮兮的样样子,“那小女孩是稀有的Rh血型,这种血型我们医院里怎么可能有备份嘛。遇到这样的事情,首先是想到家长亲人,看看谁的血型合适,然后就好办了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越说越起劲:“小女孩的妈妈是唯一适合的血型,但是听说她的妈妈体质很差很差,如果抽血救她,那么很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兰馨月内心一阵翻滚,乔擎枭向来不是多事之人,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情从来不会多去过问。他不会好心到去救一个出车祸的小女孩……

    小护士的话还没有说完,她已经猜到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“小女孩你母亲是不是韩美惜!”她问得好肯定,好肯定!这个世界上只有那么一个女人能扯动他的神经,让他担心,让他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你们是俩姐妹?”小护士看着她,夸张地张大了嘴,叫了起来,“唉呀,我刚刚没注意看,现在一看你们俩长得这么像。”

    “很像吗?”

    “是很像!”小护士再看了看她,又想了想,越是回答得肯定,“真的很像!”

    “许多人都这么说,还有一些人总把我俩认成是同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至于,你们虽然很像,但也很容易区分的。特别是眉宇间的那股气质,是完全不同的。”小护士挥了挥手,对别人的看法完全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同了。”对于陌生人看法,兰馨月还真有兴趣了解。其实真正想了解的,是男人心里的想法,他究竟清不清楚,她与那个她是不同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小护士想了想,“这么说吧,你俩个人就好像冰与火,你姐姐比较像冰,让人不怎么敢靠近。而你给我的感觉就像冬天里一团火,让人很想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愿意和我交朋友吗?”兰馨月眨眨眼,率先伸出手去,以示友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愿意!”小护士也伸出手,与她相握着。在医院里呆了大半年时间,还是第一回见这么热情的‘病人’。

    “我叫兰馨月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肖想儿。”

    “肖想儿?”这名字会不会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你想到的,肖就是姓肖的肖,想就是想念的想,儿就是儿子的儿。我们家有五姐妹,我排行老四。听我妈妈说当年生下我的时候,我爸一看还是女儿,顿时心凉了半截。然后为了表示他想要儿子的决心,就直接给我取了这么一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兰馨月笑看着肖想儿,世事总是那么的不如人愿,但是贵在坚持,贵在乐观向上。肖想儿从小一定吃了不少苦,但苦难并没有磨去她天真纯良的一面。

    师父曾经说过,她看人看事,非常准确,是可造之才。想到师父二字,就让她想起了那许久不曾联系的人,那个曾经带着她打过无数起胜仗的男人。那个面对十大律师也淡然处之,胜算在握的世界顶级律师。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?有没有想念过她?

    她的不辞而别,一定是让他生气了,回国这么久才一通电话也舍不得打来。

    “师父啊,月儿会将你传授的本领牢牢记住,会成为你最骄傲的徒弟的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来,正对上肖想儿那双透澈的眸子,她再次微微一笑,以最真挚的态度说道:“想儿,只要你愿意,我兰馨月会是你一辈子的朋友!”

    或许她们都有乐观的态度,凡事总会往好的一方面去想,正有这种精神,才令她们走到今天,都坚定不移地坚持着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她们俩聊了许久,从肖想儿的口中兰馨月得知,小女孩住在哪间病房。

    她很早就想见一个人,但没有勇气,也没有机会。今天好不容易凑到一起来了,她一定要去看一看,即便是认输,也要知道自己输在哪里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