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15 像个笑话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兰馨月一直想看清透他的心,此时此刻她看懂了,却恨不得自己双眼瞎了,什么都看不见才好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毫不掩饰对她的欲念,就只当她是一个排解的工具,没有一丝丝爱的成份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,不要!你不要这样!”一想到昨晚她就害怕了,那种撕裂的疼痛是,是她这一辈子也忘记不了的。

    只因为是他加注到她身上的,她可以不去计较。爱,就因为她爱他,即便被他挫骨扬灰,她也无怨无悔!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的妻子吗?嗯?”温柔的语气解冻不了那冰冷的眼神,他越是靠近,身体的寒意就越重。明明不爱,为何总喜欢占有她娇弱的身体?

    “你让我准备一下好吗?”她几乎是求他了,不敢太过明显的反抗,害怕招来更残忍的对待。在她的心底,还是希望他能像真正的丈夫那样疼她,爱她!与她一起共享真正的鱼水之欢!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冷冷的笑声从他的牙缝里跳出来,捏住她的手臂,非常用力,根本就不打算给她时间去准备。

    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。

    他用非常快的速度将她推开,拿起了电话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问了一句话之后,眉头就越蹙越紧,最后又说道:“我马上过去!”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吗?”这个几个字兰馨月的话还没问出口,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便甩门离去。

    兰馨月在心里默默地感激打电话的人及时替她解围,若不是这通电话来得及时,她都不敢想象后果会怎样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她整个人就没有了力气,整个人跌坐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对于她,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怜惜。娶她,只因为她跟另一个女人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这些她明白,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。可当这些事情一件又一件发生在眼前时,她的心还是会疼。昨晚被折腾了许久,今天又站在寒风里等了他一天,即便心不累身体也会累!

    这里就是她的家了,却冷得像一座冰牢。屋子里除了他的气息,其它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的陌生。为了要做一个好妻子,为了讨他欢心,她还没进房间瞧瞧,就先进了厨房。忙活到最后却只得到几个字,以后不准她再踏入厨房半步。

    她早就料到,冰箱里的东西是他时常为另外一个人备放的。他天天都等待那个人回来,为他亲手烧上几道菜。他的心不在这里,她做的饭菜即便再味美,也入不了他的口。

    她不停地问自己,选择这样一种方法留在他的身边是对还是错?在下一刻,她又给了自己答案。以他那种霸道的性格,硬碰硬的方法肯定是行不通。那么只有暂时采取这种办法,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木桦瞧见她现在这幅低眉顺眼的鬼样子,定会骂得狗血淋头。而那种骂声,对于她来说又是幸福的,至少证明还有人关心着。想起了远方的朋友,心情也好了许多。回国这么长时间没有联系,不知道她过得好吗?

    “她一定过得很好,一定会的!”她说给自己,也说给远方的朋友听。

    收拾好情绪,她才有心情认真打量这套房子,屋子是一套两居室,房间里面的设施设备跟客厅一样简单,就只有一张床,主人房里多了一个衣柜。

    有衣柜就好,她一件衣服都没有带,随便找件衣服先换洗。衣柜里是清一色的男装,统一的黑色,没看到有女人的衣服时,她松了口气,证明他的私生活还是挺洁身自爱的。

    件件男装,异常宽大,那是他的尺码,她选了件非常保暖的穿上身。衣柜最下面的角落里,一件小小的棉衣吸引住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是一件婴儿服,很小很小,上面是很Q的卡通图案。

    她将整个木阁拉出来,里面全是小孩服装。春夏秋疼,一二三四五岁,各种季节,各种年龄装满了整整一柜。无一例外的是,衣服上面的吊牌都没有摘过。

    兰馨月想起来了,那个她有个孩子,是他陪在她身边时产下来的。

    听闻当时是难产,只得提前破腹。

    这样就不难解他为何会在她的肚子上划下一刀了。

    身子突然从头凉到了脚,整颗心像透不过来气似的。

    难怪这里不会有女装,难怪他从来不碰别的女人,因为他的心里永远也放不下那个人。刚刚的开心,这会儿对她来说就像个笑话似的,愚昧至极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