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14 变幻莫测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他的冷与她的热形成强烈对比!再一次,她追着他跑,冲上去挽着他的左臂。不同的是,这一次他没有甩开她,竟然还停住脚步瞅了她两眼。和冰块在一起,不愿意让他冻僵,那么就只有做一团火,一团足够融化他的烈火。

    她紧紧缠住他的手臂,将头靠了上去,有些贪婪地呼吸着只属于他的气息。这样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是自取其辱,可她却不认同,想要的东西,只有努力去争取才能获得。

    她的头靠上去的那一刹那,明显感觉到他身子有些僵硬。这些年来,很少有传出他跟女人的绯闻。一是,他能从骨子里散发出令人胆怯的东西,一般人不敢靠近。二是,他身边的女人下场都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这么狂妄;如果他能经常对她笑笑;如果他开口的时候能跟她多说几句话;如果他看她的眼神不要这么冰冷;如果……还有好多好多的如果,这些如果一成事实,那么她就是最幸福最幸福的女人了!

    想着想着,鼻子一酸,差点落下泪来。她仰起头,试着将眼泪逼回去。抬头的瞬间,却对上了他探询的目光。那变幻莫测的目光里有太多的东西,有一种兰馨月看得非常清楚,就是对她的不屑。

    她快速就移开了目光,在心里说服自己刚才看到的是自己的错觉。

    他冷漠不语,她得极力找话题:“你还没吃饭吧!”

    得不到回答,又继续问:“你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仍然是沉默,她不死心:“我的厨艺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是不相信我吗?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晚上,我就先露两手给你瞧瞧!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吃秦川地道的扭面,我就去学会,以后只要你想吃,我就亲手做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她说个不停,没换来他一个注意的眼神,但她没有放弃,她相信自己说的话,他应该是一个字不漏全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跟着他,回到他的家里,这是一个两居室的套房,应该是他在军区大院的临时住所。客厅里的布置非常简单,除了一套茶几和电视机,几乎没有其它东西。

    进屋后,他换了双鞋就打开电视机,关注各种军事报道。

    他什么都不说,她只得费尽心思去猜想他的举动。

    他饿不饿,她看不出来,肯定的是自己饿了。饿了当然是要吃,吃饱了才有力气继续跟他打持久仗。从厨房里许久不曾动过的厨具,能知道他是根本不下厨的。所幸,冰箱里食材很多,足够她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了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冰箱里的水果蔬菜肉类全是新鲜的,他又不做饭。那么,这些东西又是为谁准备的呢?

    她不去想,也不愿想。她就当这些东西,是为自己准备的,只有这样想着,她的心里才会跟吃了蜂蜜一般,甜得腻人。用眼角偷偷瞄了眼厅房中的他,那冰冷的背影永远是拒人于千里之外,即便隔着几米远,她似乎还能寒气所伤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,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呢?”她像漏了气的气球,耷拉着头。

    不过冰箱里的东西,又让她眼前一亮。俗话说要得到一个男人的心,首先要绑住他的胃。那么今晚,就让他尝尝她最拿手的绝活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两碗面,经她手中做出来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亲手做的西红柿煎蛋面,你尝尝看味道怎样?”她亲自奉送到他的身边,那样子卑微得就像宫女侍候皇上用膳。

    仅是瞅了她一眼,他便起身走向餐桌,先坐稳。

    她笑盈盈地端着面走过去,双手送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着他大口吃下,她将脑袋凑过去,有些紧张地问道:“怎么样,好吃吧!”

    一口、两口、三口、四口、第五口就吃光了……

    她花了半个小时精心做的爱心面,不到一分钟被他消灭掉。

    看着空空的碗,她吞了吞唾沫,再次追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碗!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!”她摇摇头,这才迟钝地想起,他的饭量可不是一般的大。仍然不死心的追问:“这面条好吃吗?”如果他说好吃,她就把另一碗让给他,再做一锅也行。等啊等啊,等了许久,也没有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而他正以一种欣赏稀奇动物的眼光打量着她,久久之后薄唇轻启,慢慢吐出几个冰冷的字来:“不要妄想用这样的举止就能得到什么!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配!”大掌一伸,拇指与食指捏住了她的下巴,力道大得足够弄疼她。将她左右瞧了一遍,最后目光落定在她白皙的脸上,拉近了两人间的距离:“以后不准再踏入厨房一步!”

    暧昧的气息在她耳衅拂过扑,她却接收到他火热与寒霜交融的目光,紧接着说道:“别忘记你真正的用途,你以为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他的手紧握着,不畏他阴寒锐利的目光,直直迎视着,非常非常用力地说道:“我是你的妻子!”

    “妻子?”

    她看着他嘴角慢慢扬起的笑容,一点一点变得诡异难解,明明是好温柔的语气,却听得兰馨月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这是要干嘛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