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11 她是你的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不听话的后果有多严重,兰馨月算是见识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他妈的就不是个人。

    他该不会是忘记了吧!忘记了她是他的合法妻子,今天刚领证的合法妻子。她竟然,竟然亲手将她送人。

    赶到他指定的地址时,已是晚上八时许。

    皇家国际夜总会——想不到如此死板的男人,视工作如命的男人也会来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当天推她888房包间的一刹那,她就开始后悔了,后悔惹他不高兴了,后悔乖乖听话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眼前糜烂的一幕幕她没脸去看,本能地想要关门退开。

    “进来!”只是简短的两个字,就绝对透露出话里的威严。

    进去,表示她愿意与他们一起同流合污。不进去,就明摆着是违抗这个男人的命令,她敢惹吗?答案非常明显,她不敢惹,也惹不起。

    硬着头皮迈步进去,头埋得很低,眼睛也紧闭着,不敢去看里面的那些人。好不容易来到他的身边坐下,一股恶心的感觉就涌上心间。急忙冲向屋内的洗手间,洗手间里的一幕又让她将吐出的来酸水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屋内两对男女加上洗手间的这一对,赤身露体正在忘情地做着男女之间的事情,各种姿势,各种夸张的叫喊声。他们是不知道这里还坐着一个看热闹的人,还是正因为有人看着,才令他们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侧头看身边坐着的男人乔擎枭,神色淡然,屋内的一切对于他来说,仿佛就是透明的。唯有那轻微勾起的唇角,带着诡异难解的浅笑。慢慢点燃一支烟,吸了几口之后,这才望向她:“精彩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变态!”

    “变态?”再吸了一口烟,吐出完美的烟圈之后,说道,“你认为比起那些人躲在家里看A片的人,看这样的现场直播更觉得龌龊。但是我认为,这样更有利身心健康!”

    兰馨月听着,虽说这是谬论,但她却找不到反驳的言辞。

    “厕所里的男人是检查院的廖院长,右边那正卖力奋战的男人是廉政署的钟署长,还有那边那位,是这次案件的主要负责人。”他说话的同时,还一一指着那些人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一看过就再次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把这三个人侍候得舒服了,你爹就有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相信自己的耳朵,你没有听错!”

    她双手紧握,牙齿咬得咕咕着响:“乔擎枭,我是你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他反问,目光在她的脸上来回看了几遍,然后冷冷地笑了,“在我看来,你和那三名女人唯一不同的是。她们出卖身体换钱,而你是为了你那贪脏枉法的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乔擎枭,我是爱你的。”这一点她必须得再次申明,她嫁给他,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爱。

    “爱?”将烟头按灭在烟盅后,他加大了音量,让屋子里正忙活的人也能听得到,“各位姑娘们,你们爱骑在你们身上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三个女人,一边尖叫着一边回答:“爱,爱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后,她抬头再看他时,被这个男人阴冷的眸光吓得往后一缩。太可怕了,这人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气,像是要一口将她活活吞掉。她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他了,让他的情绪如此阴晴不定。

    按理说该生气的是她,下午让她跑得几乎累死,最后还将她抛在雪地里。若不是年逸墨及时出现,帮了她一把,这会儿他见到的恐怕得是她的尸体了。骨子里叛逆的性格,让她微微皱起了眉头,瞪了这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他长臂一伸,准确地将她扣入怀中,狂热的气息瞬间将她整个人环绕。

    “爱我是吗?”

    即便猜到他话中有话,她仍然用力地点头:“是的,我爱你!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,说出的话却是给那些人听的:“钟署长,玩得还尽兴吗?”

    右边那男人发出几声低吼,紧接着将身下的女人一推,光着身子站了起来,就这样向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兰馨月本能的伸手捂住眼睛,不想去看那些。

    “能玩得如此尤物,还得谢乔司令的成全。”男人向他们走近,那淫邪的双眼直勾勾地看着兰馨月,那目光就像一把剪刀似的,一层层剪开她厚实的衣服,既而尽情爱抚她雪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看上谁了,直接告诉我!”

    钟署长吞了吞唾液,在兰馨月身上的目光越来越放肆,越来越奸淫。不用他说,乔擎枭早已明白他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而后,他冷冷一笑,将她推了出去:“钟署长,今晚她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话说如果有喜欢此文的孩儿们,路过的时候留个脚印,让偶知道你们的存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