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9 乖乖听话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这一次,他像个绅士般,一路对她是小心呵护。没再将她当个货物那样扛上车,也没将她拒在车外。兰馨月知道这一切都是做戏,在面对他的柔情时,也还算淡定。

    今日是他亲自驾车,上车后那笑容就僵在他的嘴角,连看都没有多看她一眼。兰馨月从后视镜里,小心观察着他的神色,这男人的情绪还真像六月的天气,说变就变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惹到他了,就是舍不得给点好脸色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算了!”她在心底告诫自己,这样的男人惹不起,咱总躲得起吧。以后醒目些,尽量不要去招惹他就好。

    许久沉默之后,非常难得他先说了话:“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牛排或……”话到一半赶紧吞了回去,从后视镜里观察到,这个男人似乎不是真的在征求她的意见。在他的面前,她哪还敢挑三捡四,只要不惹得他不高兴就好了。最后低眉顺眼,道,“随便!”

    他回头瞪了她一眼,眉头微微一蹙,然后车子一个急转弯,让她撞在了车门上。

    “哎哟……”捂着被撞的头,疼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这人的个性还真是难以捉摸,事事都顺着他了,还是不高兴。兰馨月委屈地想着,若不是爱他,若不是看在他能帮忙的份上,她才不会这么乖乖任他欺负。

    一会儿时间,车子在一家秦川特色面馆前停下。招牌下边写着一排小字,来到秦川,必尝地道秦川扭面!

    进了门,他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,点了两大碗牛肉汤面。

    “我吃不了一大碗。”隔壁桌上的大碗面恐怕是她平常五倍的量,为了不浪费,她还是提前支声一下。

    他瞅了她一眼,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说话,然后让店员快点弄来。

    店员一走,他就打开了手机,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进来,他都一一吩咐安排好工作。几分钟的等待而已,他却将这里当成了工作场地似的,一直忙个不停。

    两大碗面条上来的时候,他才挂掉电话,端起面条就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很像一个饿了许久的叫花子,可能还没有嚼碎就吞进肚子里了。她哪见过有人这样的吃相,只是看着就惊呆了。不过看着他吃的样子,味道似乎很不错,食欲也跟着上来了。

    正当她举手要去端另一碗的时候,他正好吃完第一碗,抢在她之前端上另一碗面,张口就吃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仿佛才注意到她的存在:“你没叫吃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帮我叫了吗?”这是她在心里的低咕,没敢说出来,怕让他笑话。又是她自作多情了,这两大碗面他是给自己点的,根本就没有想过她吃是不吃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!”尴尬的她,只得选这个蹩脚的理由。说不饿那当然是假的,昨晚就没有吃饱,今天早餐没吃就去了民政局等他。

    “不饿?”他一看她就知道她在说谎,轻哼了一声,“怕是局长千金,不习惯这种小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种语气,她就听不惯了,虽说从小父母哥哥疼爱她,舍不得让她吃苦。可这些年在国外,她可是靠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的,父母给她的钱,她一分都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他俩现在也是合法的夫妻了吧!刚刚从民政局走出来的新婚夫妻!哪有做丈夫的这样对妻子的,惹急了,她也是有自己的脾气的。趁他不备,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碗,然后拿起筷子就吃起来。即便是他吃过的,她也吃得津津有味。现在他剩下的量,够她吃刚好!

    不理他黑青的面孔,她吃完后还喝了两口汤,然后很不注意形象地还打了个响嗝。

    这回愣住的人,换成了他。看着他的眼角明显地抽了抽,她乐得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就在她得意还不到两分钟的时候,又占了下风。

    “买单!”叫完买单,他就走了,传递给她的讯息是,这钱得她来付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她暗叫不妙,摸遍了身上的每一个口袋,一分钱都没有。她看着店员,努力挤出甜美的笑容来,然后一溜烟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,我身上没带钱!”她一边挤出笑容,一边跟在他的身后,一幅讨好卖乖的表情。这回她真急了,这男人不会真要把他抵押在这里给给家洗盘子吧。

    开车门,上车,根本就不理会身后呱呱叫的她。

    “你拿钱来,我去结账。”

    仍是不理会她,绑好安全带后,瞅了她一眼:“你走还是不走?”

    “乔擎枭,你不能吃霸王餐,这也是违法的。”她尖声地吼了起来,也不理会旁人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一个店员探出头来,胖胖的脸笑得眼睛几乎眯成了一条缝:“乔夫人,你放心好了,乔司令不会吃霸王餐的。他特别喜欢我们家的面,一个月要来十几次吧,因此早就把钱放这里,吃多少扣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谢!谢谢!”满腔有怒火因‘乔夫人’三个字而烟消云散。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吧,登记一个小时左右,就有人知道他们的事了。还有乔夫人三个字,听起来,感觉怎么就这么好,这么舒服呢?

    车子嗖的一声,从她面前跑过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你……”这坏蛋没等她上车,就开着车跑了,出于本能她拨腿就追,“乔擎枭,等我!”把她丢在这地方,又身无分文,不是诚心要灭了她吗?

    车子跑得很慢,很明显是故意在整她,可心急的她没有看出来,一边追着,还一边喊着。当她还离它还有两三步之遥,再加一把劲就能追上他时。油门一踩,又跑出几百米远。

    她不跑了,要怎样都随他吧。只因为她爱他,而他不爱,所以就这样吃定她了吗。想着想着,心里就觉得委屈无比,凭什么他想怎样就怎样?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不理她,高兴的时候就拿她当猴耍吗?

    他在前方几百米远,拨通了她的电话,声音带着能毁灭人的魔力:“兰馨月,要救兰鹏飞的条件很简单,就是要你乖乖听话!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