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8 登记结婚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常言道下雪不冷,化雪冷。

    昨夜堆积的积雪在阳光照耀下渐渐化成冰水,也让气温再降了两三度。

    一早,兰馨月就来到了民政局,等了整整三个小时,从八点到现在的十一点,还没有见到乔擎枭的影子。他向来是准时的人,今天为何会迟到?难道昨日他只是戏言,今天早就忘记还有这么一件事情了。

    心中的猜想,让她更加着急起来,几次拿起手机拨通他的电话号码,皆是自动语音提示,对方现在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,请您稍后再拨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要干什么?”无论她怎么想,也想不透这个男人的打算。

    为何半夜上门提亲?为何约好今日登记又不来?为何要提前向她透露信息?为何?为何?为何?以前那些人总说她脑子灵活,总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各种案件分析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此时脑袋里就像装了泥浆,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时间每走一分,她的心就提高一分……

    倘若今天他真不来了,那么还有谁可以帮助父亲渡过这一关?

    脑子想到几个人,又一一被她排除。

    副局长王重军,表面与父亲和和气气,谁知道是不是他在背后搞鬼。毕竟父亲下台,最直接的受益人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秦川市市长许宏源,他与父亲是战友,又一起工作过好几年,他应该会帮父亲一把。但是最近又听说,许宏源即将调往中央任命。如此非常时期,他怎么可能来趟这坛子浑水。

    再有秦川市委书记梅祝祥,梅姐姐的父亲,凭梅姐姐和二哥的感情,如果能帮父亲,应该不会坐视不理的。

    兰馨月摇了摇头,还是不行,二哥那么心疼梅姐姐,绝对不会将这件事情告诉她们的。

    父亲为官几十年,风光了几十年,到最后竟然没有一个能帮得上忙的——这就是官场。

    就在她几近绝望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了她的身前,一只大掌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捧着她的头,直直的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熟悉的味道,霸道张狂,就如同他的人一样。吻中带着些许缠绵,又带着几分冷意。她不反抗,任由他吻,任凭他做什么都可以。只因为她现在有求于他,只有他能帮她。纤柔的双臂缠住他强壮的腰身,借助他稳住自己的身子,借助他带给她一点温暖。

    在这寒风中站了三个多小时,即便冻僵了身子也都无所谓了,庆幸的是,他终究是来了。

    他吻得强势,在她微微张嘴时,舌尖顺势窜进她的口腔,勾引着她与他共同狂舞。

    突入其来的闪光灯吓了她一跳,出于本能地开始挣扎。她不是什么大人物,大明星,当然不会有人跟拍。乔擎枭就不同了,身份不同,地位不同,常常有一些关于他的新闻登上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以前关于他的新闻很多,却极少有关于女人的新闻。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中有两次,一次是传他将心爱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。她很肯定,那个传闻是假的。像他这样的男人,怎么可能将心爱的女人送人,除非他根本不爱。

    还有一次,就是深深印在他心底的韩美惜,如今他嘴里念的,心里想的女人。能跟她发生关系,也仅是她和他心底的那个人有几分相似而已。

    兰馨月越是挣扎,他越吻越深,令她呼吸都渐渐困难起来。如果他再不放开,她一定会被他给吻死,这一定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例因接吻窒息而亡的案例。

    “月儿,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好温柔好温柔,温柔到她都不敢相信这是现实了。还有他的眼神,满满地都是深情,仿佛他的整个世界里就只有她一个人。

    都说糖衣炮弹最是厉害,仅是他一个表情一个眼神,就能让她忘记真正的目的了。兰馨月赶紧退开了半步,仅半步这远时,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往回一拉,让她轻易跌入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低下头,声音轻柔醉人:“你不想救你的父亲了,嗯?”

    “你能帮我不是吗?”她就知道,他是愿意帮她的,只是要付出一些东西而已。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帮你?”即便扬唇在笑,也掩盖不了他浑身自然散发出令人发颤的狂傲气势。

    “条件你尽管开。”对于她来说,父亲好好地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其它的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聪明的女人。”他低低地笑出声来,很快又吻住了她,再一次让她喘不过气来之时,又才放开她,拉着她就往民政局里走去。

    大人物总会有绿色通道,短短半个小时不到,二人的接婚证便拿到手了。也是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,在法律上,她成为了他的妻子,合法妻子。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成为他的妻,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女人。

    却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将自己当成一件货物交给他。

    思及此,眼睛一涩,泪水就在眼眶里打转了。可她不能哭,自己做出的选择就没有后路可退。她仰起头,极力将那一些泪水逼回眼眶,告诉自己不能哭,至少在他的面前不能哭。

    此时他却握紧了她的手,将她轻轻往怀中一带,让她靠着他。

    抬头看他,他的眼光并未落到她的身上。她不明白,明明只是交换条件,对他来说毫无感情的婚姻。为何,他会一直牵着她的手,仿佛她就是他最心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走出民政局大厅时,所有的不明白,她都明白了。做戏,当然要做完一整套!

    候着的记者比刚刚进去时多了一倍,一见到他们出来,闪灯亮就闪个不停,还有一些提出了问题。乔擎枭难得大方地举起了手中的红本本,让一席人尽情拍照。整个过程更是将新婚的娇妻搂着怀中,尽心呵护着,就怕别人不小心碰着撞着她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相爱,所以我们结婚了!”

    她听着他对记者的说辞,原来这个男人也能把谎话说得如此动听,以前她对他的了解真是太少太少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