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7 真是如此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官场如同战场,这个道理兰馨月明白。一些人表面对你服服帖帖,毕恭恭敬敬,背地里不知道在干些什么勾当,目的就是早日将你拉下马,取而代之。官场的黑暗,几千年来亦是如此,明争暗斗,阿谀我诈。父亲此时正处于关键时期,一旦权力交出去,就如同站场上没了战斗力的战马,只能任人鱼肉。

    都说无风不起浪,真是栽脏她还不怕了,怕就怕万一……

    后果,她连想的勇气都没有。不管真相到底如何,她必须阻止事情往更坏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极力收拾好心情,这才往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一家人坐在客厅里,心情相当沉重,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。再看到兰馨月进门时,几个人同时站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月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为了安抚家人的心情,她仍像平时一般,给了大伙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    家人的脸上明显地诉说着不安,让她心脏蓦地一紧,扯疼了一下。父亲眼神里写满了担忧,前后仅一个小时的时间,仿佛老了许多。母亲扶着父亲,手掌悄悄地拍着父亲的手背。大哥与二哥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,都闭嘴不语。

    这一反常的现象,非常明显地告诉兰馨月,事情不妙!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你们不要不放心女儿嫁人,乔擎枭他对我真心挺好的。你们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,以后啊就换我来守护你们。”这话,是说给父母听的,也是告诉他们,她已经长大成人,有能力照顾好自己,也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家人。

    “月儿,明天你就回纽约,那边的一切爸爸已经给你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,别问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是不会去纽约的。”

    “非去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死也不去!”当父亲说出让要兰馨月回纽约时,她就已经明白几分,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。这样的时刻,她要留下来与家人一起共进退,绝对不会离开的。

    “月儿,有些事情爸爸今天要跟你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父亲第一次以这样严肃认真的口吻跟她说话,事情比想象还要严重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手上的资料全是真的!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却像五雷轰顶般,炸毁了她人生二十三年的人生。即便心里早已料到,却不如亲耳听到这样具有爆炸力。那些事情一旦被证实,十年、二十年,或是更久的监禁在等着父亲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要胡说!”

    从小父亲就告诫她,人生有三不得:贪不得、杀不得、怨不得!贪是一切罪恶的源头,因有了贪念,人性永远得不到满足。至小,她就誓要做一个奉公守法、知书达礼、心胸宽广的好女子。为人要谦虚和善,善待身边的人和事……

    朋友同学都说她阳光开朗,正因为她用积极乐观的态度面对人生。她坚信,只要你努力了,世界上就没有跨不过去的栏。

    给予她一切正能量的人,就是她最爱的父亲!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父亲却告诉她,贪杀怨他都沾上了,并且做得不小。

    “你手里的这份资料现在已经送到相关部门手里,结果随后就能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,你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。”梦,绝对的恶梦,她要赶快醒来,醒来后就能发现,世界还是那么的美好,一切的一切都还是好好地存在着。晚饭前他们还笑着商量父亲六十大寿的寿宴,晚饭还没吃完,那个人就来了,跟着他出去一趟,再回来时,家里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一切不是好好的吗?

    “月儿,乔擎枭那个男人嫁不得!”

    兰馨月眼里闪着泪花,看不清父亲的表情,却听得清父亲语气的坚定。

    “爸,这件事情不会是乔擎枭做的,绝对不是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她就是相信他,相信这件事情绝对不是出自于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月儿,事实摆在眼前,你不要再为他狡辩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就连最心疼她的母亲,从来不反对她意见的母亲,此时也如此对她说。她想反驳,在对上家人那一双双充满仇恨的目光时,而闭上了嘴。再有十几天,父亲就能安安然然地退下,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偏偏就在这个时候,乔擎枭来了,一切都给毁了。

    “立轩,立诚,馨月,这件事情都不许你们任何人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这件事情不仅大哥二哥不可能坐视不理,兰馨月也要出一分自己的力气。他们兄妹三人要一起努力,一起保护父亲,一起捍卫兰家。

    “兰家毁在我的手里,还要靠你们的能力站起来,倘若你们出了事,兰家就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父亲将她的手握入掌中,厚实的老茧轻轻磨蹭着她细嫩的肌肤,眼角滚落下来的一滴泪滴落在她的手臂上,灼伤了她的心。在她的印象中,父亲的形象如天神一般高大英勇,今日却当着老婆儿女的面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看得出,父亲在极力隐忍着,却又无法控制内心的悲愤。

    父亲的痛,她看在眼里,疼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爸,您放心,我绝对不会让你出事。”

    事情还没到最坏的阶段,就有转圜的余地。

    那个人提前将资料给她,不就是在告诉她,还有他的存在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