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5 上门求婚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伯父、伯母,兄长嫂嫂,各位好!”那刚冷漠刚毅的脸庞努力扯出一抹浅浅的笑意,本意是想拉近彼此间的关系,但看在别人的眼里却是意味不明的冷讽。而后他的目光轻转,移到兰馨月身上,轻轻地唤了声,“月儿!”

    这一声月儿像一个炸弹,炸进所有人的脑子里。自从听到乔擎枭三个字时,兰馨月就忘记了所有的反应,整个人僵硬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这会儿听到他唤她月儿,更使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“月儿是你叫的吗?”兰立诚起身将妹妹挡在身后,不许别的男人肆意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,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兰立轩也站了起来将家人挡在身后,一幅大敌当前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都坐下!”兰鹏飞久经官场,定力自然比年轻人要稳得多,起身招呼道,“乔大司令来访,恕兰某招待不周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照理说,主人都给他台阶下了,他应该顺着走的。可偏偏就有那么个人,我行我素,从来不理会别人的感受。他往前走了两步,目光又落在兰馨月的身上,咧开嘴笑了起来:“我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来提亲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目的,兰家人全部都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兰鹏飞吩咐道:“月儿,你上楼去。”他们一家人捧在手里的宝贝,怎么能交给这个魔鬼。

    兰馨月的脑子这会地正常运转起来,抬起头,看着他!在她的印象中他是从来不笑的,这会儿强挤出来的笑容倒显得有些滑稽可爱。他不是不要她了吗,为何这会儿又要来提亲?为什么?水灵灵的双眼向他诉说着疑问!

    而他则是更直接,在所有人都来不及阻止的情况下,一闪身来到她身边低头轻语了两句。既而单膝跪下,将早已准备好的求婚戒指举在手中:“月儿,嫁给我!”就连此时的语气他也是用的肯定的,倒不像是求婚,而是逼婚。

    他说的话,让她微微一颤,但是选择忽略。就当这是一场美丽得连梦里都不曾出现过的美梦,就当这是爱她至深的男人真心在向她求婚。没有哪个女人能拒绝童话般的美好,尤其是当一个女人面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时。这一生,有这么一次,足够了!即便前面等待她的是刀山油锅,她也会义无反顾!

    “嗯!”她重重地点下头,向她伸出左手,“我嫁给你!”

    兰家其余五口人不约而同出声阻止:“月儿,不可以!”

    兰立轩往前一跨,试图在兰馨月之前抢下戒指。乔擎枭是什么人,他们清楚得很,怎么能让自己的小公主往火坑里跳。然而乔擎枭是有备而来的,以更快的速度起身,转眼之间便将那枚戒指套在了她左手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他勾唇轻笑,一一看过在场的所有人,继而托起兰馨月的左手,再说道,“刚刚这枚戒指还叫求婚戒指,可这会儿,它就是我和月儿的订婚戒指了。”

    那语气,那态度,让兰鹏飞火冒三丈,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:“乔擎枭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父亲对这件事情表明了态度,两位兰公子一左一右来到乔擎枭的身边,恨不得将他丢出去喂狗。一直以为,他们认为乔擎枭这人嚣张霸道,却也算得上是个君子。今天竟然做出这种小人之事,他们之间的过节,怎能让月儿来承担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,你别生气,我尊重月儿的选择!”他看着她,温柔地笑着!在向所有人说明,选择权在她,他不会逼她。

    “月儿?”似乎这个时候,大伙才意识到真的该听听主角的意见。

    几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,都对着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妈妈,大哥大嫂,还有二哥,我知道你们最疼月儿,最想看到月儿幸福。我爱他,能嫁给他是我这一辈子最大的梦想!”在家人面前,她第一次下跪,坚定不移,“他就是那个驻在我心里多年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步,是她自己的选择,在好小的时候她就说过,要嫁给他。

    梦在这一刻即将实现,她怎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或许将来的路并非一帆风顺,但她坚信只要心中有爱,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许久的沉默,让气氛显得特别压抑。

    兰家人还有话想说,但对上兰馨月坚定的眼神时,都选择了闭嘴。

    兰妈妈这会才扯开围裙,站到了女儿的身前,双手将她扶起来:“孩子,妈妈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妈妈!”她抱着母亲,这具给过她许许多多温暖的怀抱,也是她做出选择的坚定后盾。家人希望她幸福,同样她更希望家人幸福,尤其是即将退休的父亲绝对不能出任何的意外。

    侧头,再望向乔擎枭时,他眼里的热情已经褪去,倒像是一幅看好戏的表情。咚的一声,心脏某个位置像被扎了一下。深深吸了口气,这是他给她的一次机会,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心里驻着的是另外一个女人!

    明明知道他只当她是一个替身!

    她依然选择了飞蛾扑火!

    只因为他要娶,她就不得不嫁!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“去哪?”这是兰立轩替妹妹问的。

    乔擎枭回答得理所当然:“民政局!”

    那熟悉的冷漠眼神让她从骨子里感觉到寒意,拭去眼角那一滴未掉下来的泪水,兰馨月努力挤出一抹笑意来:“好!”

    选择权在她,可她有选择的权利吗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