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4 贸然到访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四月时期的秦川,天气还非常冷。天空飘着鹅毛般的白雪,要下完这场雪,这个冬天才算真正地过完了。

    身上还隐约作疼的伤痕提醒着兰馨月,前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,并非做梦。竟便他那样伤了她,她却一点点也不怪他,毕竟是她选择留下来的。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,生活工作一切似乎都回归到了正轨,他像从人间蒸发了一般,没传出一点点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现在在哪?过得还好吗?是否还记得她闯进过他的生活?

    每每听到他嘴里喊着韩美惜三个字的时候,她的心里就扯痛扯痛的。该是用情有多深,才会在那人离去之后消失了半年时间,连似如生命的工作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月儿,想什么呐,想得这么入神?”

    温润的声音传来,让她微微一颤,这才惊觉自己站在这里有许久了。回头的同时,她已掩去所有的落寞,换上满脸的笑意,甜甜说道:“在想二哥什么时候把梅姐姐娶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小丫头,我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操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,二哥你一个大男人还脸红什么。”她这个二哥可是个了不得的人才,在商场呼风唤雨,在梅姐姐面前就是个绝对的小男人。他们俩从小青梅竹马,一起上学,一起工作,就差走进婚姻殿堂这步了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再贫嘴,小心嫁不出去。”嘴上这样说着,可眼里的柔情却不得不承认,他是极宠爱这个妹妹的。妹妹比他哥俩小十岁,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,一出生就自然地成为了全家人的宝贝。

    从哇哇叫,再到一步步学走路,都是他们陪伴着她,从来不会让她受半点的委屈。小学、中学,大学,再出国进修,这一路走来,他家的妹子就像天上最闪亮的星星,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可这次回国,妹妹似乎沉默了些,很多时候一个人傻傻地望着远方,隐约在她的眼眶里还能看到泪花。似她为珍宝的一家人,可担心得不得了,通过所有的门路都打探过了,并未有任何不妥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嫁人,一辈子陪在爸爸妈妈和哥哥的身边。”她偎进哥哥的怀里,感受着亲情带给她强大的力量。她必须得振作起来,忘掉那一小段插曲,重新开始自己的梦想。

    “女大不中留,哪天你要是有心上人了,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。”兰立轩搂着妹妹,掐了掐她的脸,夸张地叫了起来,“怎么又瘦了?再这样瘦下去,我们家的老母亲可不是担心死。”

    “哥是来叫我吃饭的吧。”巧妙地扯开话题,率先抬步下楼去。

    客厅里,父亲兰鹏飞与大哥兰立诚正在讨论着事情。见到她出现,兰鹏飞招了招手:“月儿,你过来!”

    “爸爸,大哥!”礼貌地给父亲和兄长打了招呼,这才乖乖地坐在父亲旁边,“爸爸,有什么事要指教女儿的吗?”

    “指教不敢,只望小公主给我点意见。”兰鹏飞看着女儿,心情自然地就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兰馨月还特地配上手势,惹得两人哈哈直笑,氛围一下子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初六,就是父亲六十大寿,也是退休交权的时间。我就提议给父亲大摆生日宴,一是给父亲庆寿,二是看看有多少人对我兰家是忠心。”兰立诚跟随父亲,也是在政坛打滚多年,深知权力的重要性,这会儿才和父亲的意见起了分歧。

    兰立诚停了会儿,再说道:“而父亲的意见是,简简单单,就一家人和亲朋好友一起吃个饭,热闹热闹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哥,我觉得权力固然重要,但最最重要的还是咱们的老爸对不对,简单能让爸爸开心,那么咱们就按老爸的意思去办。再说了,就算爸爸的权力交出去了,我们兰家不是还有两位厉害的公子爷吗。将来一个称霸政界,一个称霸商界,以后说出去,要多威风有多威风。”

    兰鹏飞听了女儿几句话,心中主意一改,大笑了起来:“月儿说得对,将来一个称霸政界,一个称霸商界,因此这最后一次生日宴,一定要办得够隆重。”官海浮沉几十年,还有十几天,就能顺顺当当地退下来了。这次生日宴会,他就当是做父亲了,送给两个孩子最后的礼物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?”她可是替父亲着想的,哪知道最后反而让他老人有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立诚,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全权处理。”兰鹏飞对大儿子说完,这才转头看着自己的女儿,“月儿啊,你的心意爸爸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开饭了,开饭了!”兰妈妈从厨房里探出头了喊了两声。

    兰家的女人个个都不得了,那就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。几十年来,一直是兰妈妈亲手做饭给这一家老小,用她的话来说是,自己老公的胃当然得自己亲手养。

    幸好大嫂也是贤惠之人,嫁进兰家两年,替妈妈分担了不少家务活。

    妈妈常说,家就是休息的地方,回到家就得好好休息,不准提工作上的事。这就是兰家人,简单幸福,相亲相爱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正吃得热闹时,家里的管家也是唯一的佣人急匆匆地跑来,他是跟在兰家几十年的老人,平常很知礼节,从来不会在一家人吃饭时来打扰他们。今天确实是迫不得已而为之,因为那男人只要瞪他一眼,他就吓得双腿发软,哪敢说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老爷,一位姓乔的军官说要见您!”

    “姓乔的军官?”兰鹏飞本能地将所有认识的军官过滤了一遍,没有哪个姓乔的和他有过交情。

    “就是乔、乔擎枭!”老管家说完,赶紧往身后瞧了瞧,就像身后有猛鬼似的,让他站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乔擎枭?”是兰立诚首先吼了起来,“你确定是乔擎枭?”

    “假不了!”老管家又看了看身后。

    “爸,他来干什么?”这次发话的是兰立轩,脸上愤怒的表情也在说明,这家人都不喜欢那来访之人。

    “我来,当然是有重要的事。”那声音传来之时,那高大的身躯也同时步入所有人的视线之内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