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3 终不是她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痛!”疼痛是兰馨月此时唯一的感知,这种痛随着她轻轻的蠕动而再次传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她已经记不起来这种痛持续了多久,更算不清楚那个男人有多久没来过这里,唯一能清楚的是那些摆放在柜台的药物已用完,如果他再不来,恐怕她会一个人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她试着爬起床,想下楼去找点食物填补自己空空的肚子。她可不想死,这么多年来,好不容易能呆在他的身边,怎么能轻易想到死亡二字。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,费了好大一番功夫,走到楼下时,全身已虚脱得没有一点力气。在离厨房还有几步之遥时,她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她在心底发笑,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,一直以为自己能面对任何的困难。甚至被他强行占有时,她脑海里还在想,自己哪点不如藏在他心里的那个女人。为了这个男人,她早已变得不是自己。就连他做出这样的事,她都没有想过要离开他!眼眶一酸,那不争气的泪水顺着眼角肆无忌惮地滚落下来,一滴接着一滴掉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
    “不许哭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吼声,吓得她瑟瑟地抖了起来,心底被一层恐惧笼罩着。她拼了命地睁开双眼,朦胧中瞧清楚是他时,极力地扬起一抹笑意来。他回来了,他并没有让她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回来了!”她笑着,向他伸出一只手,希望他能给她力量拉她起来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像帝王一般俯视着自己的女婢,眼神里夹杂着不能忽视的冷意:“跌倒了就自己爬起来!”很明白地告诉她,他不会给她帮助,想要活下去,想要留在他的身边,就只能靠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仍然笑着,苍白的脸儿因为笑容增添了几分色彩,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,却又那般坚强。

    看着她蠕动的身子,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被痛苦逐渐掩盖,他干脆转身到迈步到客厅沙发坐下,随手打开了电视机。

    他这般态度待她的时候,她是高兴的,因为可以证明,这个时候他没有将她当成另一个人的替身。兰馨月在心底将自己鄙视了一番,堂堂局长千金,从小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着,为了一个男人,竟然可以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咬紧牙,用尽全力站起来,然后向他靠近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她那软弱的身子跌落入他怀中时,他全身一僵,出于本能地伸手将她提到一旁坐下。

    虽然软弱无力,她却越发坚定的向他靠拢,最最后的力气死死地缠住他的腰,一颗脑袋在他胸前磨蹭。好温暖,好安心,所有的疼与痛在这一刻似乎都是那么的渺小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,我什么都不怕!”

    “爱?”再一次听到她的示爱,蓦地,他将她整个人捞入怀里,勾起她的下巴,鹰目盯着她,慢慢地开了口:“告诉我,什么是爱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?你不知道?”他的手指捏紧了她的下巴,带着强烈的怒意,像一只恶狼恨不得吞她入腹。

    “可我知道,我是爱你!”每说这句话的时候,她的神情就是无比坚定认真的。

    “美惜……”他的目光瞬间柔了,松开她的下巴,双手捧住了她的脸,“我就知道你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兰馨月!我是兰馨月!”知道他又将她当成另外一个人时,心底又冒起浓浓的酸意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!”说完,他猛地吻住她的唇,极尽力道,肆意蹂躏。一吻久久方毕,他放开她,再一次将她打量了一遍,脸蛋、身材,还有身上的伤痕,哪里都像,像极了。然而他又能轻易地察觉,她终究不是她。究竟是哪里不像,一时他自己也不能分辨。

    他费尽心思想将她变成另一个韩美惜,可是失败了!长得有七八方相像,身上的伤痕也有了,可她还是她,是那个口口声声说着爱他,名字叫兰馨月的女人。

    经过调查他才得知,她是秦川公安局长最宠爱的小女儿,在国外进修刚回国。真正让他惊讶的是,她就是那个十三岁时就大喊着要嫁给他的小女孩。那是童言,没有人当真。没想到十年来,她却从来没有忘记过。

    “我是兰馨月!”这一次她是吼出来的,咬紧唇倔强地与他对视,然后学着他的样子,用力吻上了他。因为太过虚弱,没持续两秒她就无力地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“你要赶我走?”这个消息让她震惊,更让她接受不了。他完完全全地占有她之后,在她身上烙下抹不去的痕迹时,他赶她走。她哇哇地大哭了起来,哭得毫无忌惮,一手手捶打在他的胸口,“你不可以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她和韩美惜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,至少那个人不会像她这般哭。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,刚刚连走到厨房的力气都没有,这会捶打在他身上的一拳拳可是带着力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欢看到女人掉眼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哭,不哭!”她像个小孩子似的,马上擦拭着眼泪,努力挤出一抹笑来,“我笑起来好看吧!”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,什么样的事情能将一个人培养成如此的性格,不论经历了什么,她的生活里还充满了阳光。他不想去深思,不想花更多的心思去了解这个女人。今日她一走,他们之间就是陌生人,这些天发生的事情,他会完完全全地抹掉,谁也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派人送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乔擎枭,为、为什么?”他是铁了心要赶她走,她就无力挽回,这些年他的决定,就没有人能改变过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她!”

    很简单直接的答案,又是最伤人的答案!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她明明掉着眼泪,却咧开嘴笑了起来,“乔擎枭,记住了,我叫兰馨月!”明明心痛到麻木,甚至不能呼吸,可她极力地扬起笑容,因为他刚刚才说过,不喜欢看到女人掉眼泪。只要是他不喜欢的,她就不会去做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