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章002 残忍复制

花易逝Ctrl+D 收藏本站

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是她,但我可以把你变成她!”

    不知道被折腾多少次后,兰馨月醒来时对上那双鹰目,听到的便是这么一句话。他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,似乎想多在她的脸上找到自己想要看到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,我根本没兴趣知道!”

    “你、我……我……”作为一名律师,她此时竟结巴得不能说完一句话,更确切的应该说至从遇上他之后,她的大脑就不曾正常运行过。她知道这就是爱的魔力,在好早好早之前,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,他就驻进了她的心底,这些年一路来生根发芽。她爱他,早早就爱上了!在爱情的世界里,谁一旦先动了心,就会是输家。只因为对方是他,因此她愿意输!

    “我现在给你一次自主选择的机会。”他就像个王者一般高高在上,俯视着渺小的她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她不由自主地拉了拉盖在身上的被子,往里缩了缩。早就知道他狂妄霸道,此时此刻亲眼所见,才知道她之前的想象有多么局限。这个男人正如外界传言那般,有着绝对的主导能力,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选择马上离开,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愿意留下来!”她没有丝毫的犹豫,这些年不就是在幻想着有一天能陪在他的身边,大声告诉他,她爱他!只是没想到上天待她这么好,回国的第一天就替她完成了心愿。即便他爱她的时候嘴里喊的是另一个女人的名字,即便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,可她就是有信心,有绝对的信心让这个男人爱上自己的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,她要给他爱,要让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最幸福的男人!

    “你知道留下来意味着什么吗?”他挑眉,嘴角挂起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“做你的女人!”她回答得更加坚定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的女人想要做我的女人,可就是她不愿意!”他笑了,那笑容掩藏着深深的落寞,而这笑容只持续了两秒钟,张狂的语气又出现了,“兰馨月,记住了!是你心甘情愿留下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惊讶他知道她名字的同时,又参杂着一些兴奋,原来他并不全是把她当成另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留下来,所有的事都得让我安排,不得有异议!嗯?”

    看着他刚毅的脸庞,她咬紧嘴唇重重地点下了头。这是她自己的选择,不会后悔,绝对不会后悔的!

    “你的行李我让人帮你取了回来,里面有你的身份证件!”这个答案告诉她,他是如何得知她的姓名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他就是非常直接的一个人,从来不会掩藏自己内心的想法。他的言行举止,同时在告诉她,即便要了她清白的身子,对于他来说,她仍然只是个陌生人。以前是,现在是,以后或许还是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住这个房间,除了最靠里面的房间,其它地方你都可以任意走动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床头那部手机是给你新买的,电话卡也是新换的,我已经锁定了,能拨打的只有我的电话号码,能打进的电话也只有我的电话号码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能走出这栋房子半步。”

    向来话不多的乔擎枭对她说了很多,以至于他走了许久之后,她还冒着一身冷汗。如果,只是如果,她刚才没有说要留下来,而是离开,他又会怎样对待她呢?他所做的一切,根本就是只给她一条路走,唯一的一条路,就是留下来,做他的女人;而他还要冠冕堂皇地让她自己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她此刻唯一的认知,这个男人比想像中还要可怕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兰馨月站在这栋两层建筑的小楼前,以前用篱笆围的围墙,现在已换成坚硬的钢筋水泥,上边还有尖锐的铁锥。真不知道是用来防止外面的人入侵,还是阻止里面的人逃跑。

    唯独这栋小楼一点没有变,依旧保持着一分神秘的气息。小楼分上下两层,一楼是活动,二楼是居室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事,她向来非常用心,这座楼就是韩美惜当年来秦川时住的地方,而他此时又将她放在这里,答案在明显不过了。可她还是傻傻地笑着,傻傻地想要亲手带给他幸福。厨房是整栋楼最干净的地方,看得出主人的特别用心。

    她的嘴非常挑剔,这些年在国外吃不到正宗的家乡菜,因此练就了一手好手艺。这会儿看着一冰箱的新鲜肉菜,手儿就开始痒了,脑子里也浮现出一些美丽的画面来。

    身为妻子的她在厨房里忙活着,身为丈夫的他,下班回来时给她一个热吻,然后坐地客厅看电视,随时向厨房里的她报告最新消息……

    做好饭菜,她从中午等到晚上,从晚上又等到天光,足足等了一天一夜,都没有等到他回来。当她困得睁不开眼时,半醒半梦间,似乎看到他回来了。只是那张脸变得好奇怪,只看一眼就让人不得不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她发自本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成为我的女人啊!”他的笑好生怪异,手上还握着一把刀,嘴里问出的话更加令人胆颤心惊,“我要把你完完全全地变成她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你不可以这么做,不可以!”

    “你后悔了?后悔答应留下来?”手中的刀扬在半空,似乎只要她说后悔了,他就会马上放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留下来不是要成为另一个人的替身,只因为我爱你!”她挺直了腰板,俏脸的神情坚定无比,“乔擎枭,我爱你!”

    “爱?爱?你爱我?”他像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笑话般,大笑了起来,“爱是什么?你知道什么是爱吗?”一个刚见面的黄毛丫头,竟然对他说爱!可笑至极,荒谬至极!

    “是的,我爱你!”她忘记了他要对她做什么,再一次坚定地说出自己内心的爱恋。

    “既然爱我,那就要乖乖听话!”说话的同时,他手中的刀已经割破她的衣袖。爱?他不要她的爱,永远都不要。他只须将她变成另外一个女人,永远陪在身边就好。

    “不要,你不要这么做!”不论她怎么喊,怎么叫,也无法改变他的决定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自己的左手臂上划下一条条的刀痕,眼睁睁地感受着肚子上被划开一条口……

    整个过程他没有一丝的犹豫,没有半点的动摇,甚至看到她一次次痛晕在沙发上时,他都没有过半分钟的停止。当她手臂上的伤痕越来越多时,他似乎就能感觉到那个她离他越来越近。当肚子上那一刀划下的时候,他仿佛看到那个她就站在了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韩美惜,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   再一次听到那个名字,这一刻她似乎感觉不到痛了,只觉得心在渐渐变冷!

    “我是兰馨月!”即便在虚弱无力,她也要告诉他,“你可以不爱我,但是你不能把我当成别的女人。”即便他现在不爱,可她有信心将来他会爱。可是他当她是另外一个女人,这一辈子她就只能是一个替身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我的韩美惜。”宣布完,他张狂地笑了,“这辈子你再也逃不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争着最后的力气说完,晕倒在了他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长得这么像还说不是。”他低头吻着她的额头,轻言细语,“还有这倔强的脾气都像极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